最佳豪婿

第12章 搬出去住

夜晚的街道,车水马龙,灯光照耀着城市,形形色色的人来来往往。

白语嫣站在街口,沉默的望着远方,神情有些茫然。

江寒立着箱子,不敢过去打扰生气的老婆。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

“少爷,我派人送过去的礼物里收到了吗?”

江寒顿时哭笑不得。

还以为是谁送的,原来是齐伯。

“收到了,你的心意我领了,多谢齐伯。”

礼物收到了,可惜不是江寒的名义,平白无故让金树杰捡了一个大便宜。

江寒现在站在夜色中,颇有种世事无常的淡淡哀愁。

“小少爷你满意,我也就放心了,还担心礼物入不了少爷的眼呢。”

齐伯还不知道具体情况,江寒也没有多做解释。

“哈哈哈,齐伯,你忙你的去吧。”

“是,少爷。”

挂断了电话,白语嫣的思绪依然飘在远方,估计也没有听到江寒刚才说了什么。

唉!

也不知道想到什么,白语嫣突然叹了一口气。

江寒连忙凑过去,道:“老婆,我们还是回去,给爸妈道个歉吧,这件事情就过去了。”

白语嫣看着江寒唯唯诺诺的模样,伸出双手来,扭住了他的脸颊,轻轻的捏出了一个笑脸。

“不行,不能回去,如果回去,我们就真的得要离婚了,然后他们估计也会逼我嫁给金树杰。”

江寒哦了一声。

“哎哟!疼疼疼!”

见江寒如此敷衍,白语嫣顿时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哼,当初一无所有,我还不是嫁给你了,所以我嫁给你是为了钱吗?他们凭什么要我嫁给金树杰?谁收了钱,谁嫁去!”

看着气鼓鼓的白语嫣,江寒无奈的说道:“可是,之前你不也是说要和我离婚的嘛。”

“还说!”

白语嫣俏脸愠怒,江寒连番讨饶。

两人嬉笑打闹了一会,似乎心情都变得好了许多。

白语嫣这才正色道:“之前动了离婚的念头,是因为感觉你太不上进了,就算不为了我,也要为了自己不受他们的眼色而努力啊,我又不是因为你没钱才想要离婚,而是你不争气。”

“知道了,老婆。”

江寒乖巧的伸出手来,搂住了白语嫣的腰肢。

旁边走过的一对学生情侣,朝着两人羡慕一笑。

白语嫣脸红着把他推开,嗔道:“大庭广众的。”

江寒却是不在意,又搂了过来。

“老夫老妻的。”

温存了一会,江寒这才问道:“老婆,晚上了,我们还是得要找个地方休息吧,我知道一个环境设施都不错的酒店。”

“这样算是开房吗?”

白语嫣突然红着脸问道。

江寒愣住了,看着温柔美丽的白语嫣,突然发现,自己给她的浪漫太少了。

现在自己的身份恢复了,那就拿剩下的半辈子来弥补吧。

“算!”

“这就是你给我说的地方?”

白语嫣站在希尔顿大酒店的门口,有些惊愕的看着江寒。

江寒倒是觉得十分正常。

酒店虽然很贵,但凭借他的身家,这点花费毛毛雨。

白语嫣无奈的摇摇头,拉扯着江寒的手臂往外走:“走吧,怎么可能住到这里,太贵了。”

虽然白语嫣是部门经理,但入住希尔顿酒店,一晚上随随便便上万块,她还是不能承受的。

江寒还是站在原地,似乎不愿意离开似的,

“我觉得这里很不错啊,老婆,要不就住一晚,明天再另外找房子吧,我付钱好吗?”

“你付钱?”

白语嫣不得不多看了江寒几眼。

似乎是有些无法理解,甚至觉得江寒在说胡话。

“你付钱?”

白语嫣笑着说道:“你有钱吗,我又不是不了解你。好啦,我们去旁边找个便宜的酒店就是了。”

江寒无奈。

或许在白语嫣的眼中,自己就是在打肿脸充胖子吧。

几年时间累积的印象,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改变的。

“唉,好吧。”

心中的愧疚,让江寒更加温柔的挽住了白语嫣的手腕。

旁边的是一家如家酒店,价格平易近人,装饰装修之类的也还不错,比较适合年轻人。

两人放下东西,略感疲惫。

第一次在外面居住,感受着两人的世界。

江寒抱着白语嫣,这个属于他的女人,或许也是她让自己逐渐的沉稳成熟的吧。

离开了那个压抑的家,白语嫣忽然感觉浑身轻松,看着江寒也不如以前那般有些讨厌,甚至感觉回到了当初一开始恋爱的时候,一开始结婚的时候。

本身就是不被人祝福的婚礼,又何必待在那些人的眼下。

“明天我去找个房子,以后我们就搬出去住。”

江寒温柔的伸出手抚摸着白语嫣的脸颊,道:“辛苦你了,以后的事情我来吧。”

白语嫣微微的闭上了眼睛,江寒感觉到了心中那种久违的激动。

第二天,白语嫣精神饱满,气色红润的起了床。

“老公,自己记得去吃饭哦,我先去找个房子。”

白语嫣笑盈盈的出门了。

似乎是因为离开了家里面之后,心情都好了很多。

江寒揉着腰也爬了起来,有些身弱体虚的坐在床上。

想着昨天夜里的疯狂,他突然明白了一句话,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叮叮叮!

江寒放在床头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喂,齐伯?”

电话那边的齐伯笑着说道:“少爷,我马上就要到南山市了,你现在去海王大厦那边吧,我给你准备了惊喜。”

江寒虚弱的说道:“什么惊喜,可不要给我带女人。”

齐伯回应道:“少爷,你现在可是有老婆的人了,我给你带个女人,难道不怕夫人追究吗?不过少爷,你什么时候也开始拒绝女人了?看来你结婚的决定还是正确的,哈哈哈。”

听着齐伯的话,江寒咬牙切齿的说道:“如果不结婚,我都要饿死在外面了。对了,现在我想保持低调,我的身份齐伯你可千万要保密啊,如果让我老婆听到半点风声,唯你是问!”

江寒挂断了电话,在床上又躺了一会儿,恋恋不舍的穿上衣服离开。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