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豪婿

第11章 昂贵礼物

从天然居出来,李秀梅和白永福两人还在回味着里面那美味的食物,以及那帝皇般的待遇。

或许因为今天十分满足的缘故,江寒反而没有受到什么嘲讽。

没过多久,出租车停到小区门口。

众人来到楼下,却是被吓住了。

楼下的这个阵势,一般人根本见不到,数十辆黑色宝马一字排开,中间一辆红色的法拉利无比拉风的摆放在中间,一个身穿进口西装的男子正焦急的看着手表。

李秀梅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那十一辆豪车,眼神中满是羡慕,有些恋恋不舍的朝着门口走去。

谁知道,那西装男子却是走了过来,笑容满面的问道:“你好,请问你知道白永福先生一家住在哪里吗?”

李秀梅差异的指着一边的白永福,道:“那是我老公,找他有什么事情?”

西装男子握住白永福的手,开心的笑道:“可算是等到你们了,小少爷给你们准备了礼物。还劳烦你们带一下路,我们好将礼物给送上楼去。”

白家人都愣在原地。

小少爷?哪个小少爷?

白露突然想到什么,说道:“难不成是刚才的金树杰!”

李秀梅顿时一拍脑袋,有种恍然的感觉。

应该就是了,也只有财大气粗的金树杰有这样的手笔了吧。

哗啦!

左右各五辆黑色宝马顿时开了车门,司机们都下了车,来到后备箱,抱着一个个精致的盒子。

“哎哟,真是太感谢你们少爷了!快上楼,快上楼!”

李秀梅看见这个包装盒子就知道价值不菲,瞬间双眼冒光,直接的冲到了前面带路,甚至都不坐电梯了。

这样浩浩荡荡的队伍,跟在自己身后,李秀梅感觉自己脸上有光。

街坊邻里如果看见,还不得敬她三分?

一件件礼物堆在了茶几上,甚至放在了饭桌上,这才差不多拿完。

“来来来,喝杯茶!”

李秀梅端着茶水来到西装男的面前。

西装男却是推手拒绝,道:“不用了,我们的礼物送到,就算完成了小少爷的安排,就先离开了。”

等着西装男离开,李秀梅立刻迫不及待的坐到了沙发上,抱起一个盒子,将其拆开。

“天啊!”

李秀梅尖叫起来,有些不敢置信的喊道:“这是天然的蓝宝石吧,这么大一颗,得要多少钱啊!”

一颗熠熠发光的蓝宝石项链放在盒子里面,李秀梅迫不及待拿出来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划了两下。

“语嫣,你也过来拆东西,这些可都是金少爷送过来的。”

李秀梅的意思不言而喻。

金树杰为了你,可是给了这么多东西,你就一点也不感动?

白语嫣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毕竟江寒还在身边,有人当着自己老公的面挖墙脚,实在是太可恶了一点。

“这瓶特供的茅台,估计就算是那些领导也喝不到吧!”

白永福也打开了一个盒子,眼中异彩连连。

里面是一瓶酒,有价无市,乃是身份的象征。

白露也迫不及待的拆开了盒子,里面是一个崭新的古驰包包,而且似乎是这个季节的新款式,甚至是限量款,也是有价无市的东西,不少欧美明星都买了。

现在,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一瞬间,她就爱不释手。

白语嫣脸色难受的看拆开了一个盒子,里面是一颗硕大的珍珠,圆润有光泽。

这个个头,这个色泽,如果没有上百万,绝对不能到手。

众人仿佛都魔怔了似的,打开一个又一个盒子,而白语嫣的脸色则是越来越难看。

所谓拿人手短,白家受了这么大的好处,难道要将她送出去吗?

这个时候,李秀梅看见江寒拿着一个水晶杯把玩,怒斥道:“你还好意思看?看看金少爷,再看看你,简直一无是处!”

江寒识趣的放下了水晶杯,无所事事的站在一边。

“当初我就说金树杰这个人不错,长得又帅,又有钱,对语嫣又上心,谁知道来了个窝囊的上门女婿!”

李秀梅指桑骂槐的跟白永福说着话。

白永福眼睛一挑,也怒了:“关我什么事,还不是语嫣自己的选择。”

李秀梅转而看着江寒,愤愤道:“你!我真是越来越看不过去了,现在就给我滚出去!必须和语嫣离婚!”

江寒和白语嫣的婚事是自己决定的,自然也不可能让别人来说三道四的,即便是自己的岳母也不行。

正当江寒打算反驳两句,一旁的白语嫣皱着眉头开口了:“这些东西是送给我的,对吧?江寒既然要出去,就顺便把这些东西也一起带出去,我不收这个礼。”

李秀梅的声音如同惊雷乍响,提高了足足八度有余。

“什么?你不收这个礼,我们还要收呢!退回去?没门!”

江寒觉得可笑。

这些人为了这点东西,想要让自己滚蛋,然后让白语嫣嫁出去,简直就是卖女儿嘛。

白语嫣怒目圆瞪,很不高兴。

平时因为江寒一事无成,他们冷嘲热讽也就算了,现在更过分,在自己还有丈夫的时候,收了别人的礼,让自己离婚改嫁?

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江寒要滚蛋,那我也一起走,这些东西,看你们如何交代!”

白语嫣少有的反抗了起来。

江寒一阵感动,不愧为自己的老婆,果真没有看错人。

爱情,只有一个人坚持的话,是无力和脆弱的。

但两个人坚持,就会如同人这个字一般,互相支撑,牢固无比。

嘭!

李秀梅一拍桌子,怒不可遏:“好啊!你也要滚是不是?那就滚!现在就滚!”

白语嫣眼中噙着泪,微微点头。

看着被礼物环绕的家人,转身进入了房间。

“江寒,收拾东西!”

“好的老婆!”

江寒跟着走了过去。

“要滚就给我滚远点!再也别回来了!”

李秀梅气得爆锤沙发。

白永福再一边,叹着气。

白露倒是抱着那个古驰包包不放手,对眼前发生的事情视而不见。

白语嫣一走,这不就是她的了?

片刻之后,白语嫣提着皮包,江寒拉着箱子走出来。

临走,白语嫣扭头看了一下家人,冷声说道:“这些礼物你们收了,怎么还,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