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豪婿

第10章 虚惊一场

酒过三巡,大家都吃得差不多。

金树杰打了一个饱嗝,拿着酒瓶子说道:“这是什么酒啊?味道真不错,我也是第一次喝到这么好的酒。”

“99年的罗曼尼康帝!”

金树杰被吓了一跳,酒劲都清醒了许多。

揉了揉眼睛,还真是。

这个酒可是天然居里面不会拿出来的,有钱你都喝不到,为什么今天偏偏就拿出来了?

一看价格,金树杰的酒劲彻底的清醒了过来,甚至还有点心头发凉。

不多不少,正好二十万。

一瓶酒都二十万,他握住酒瓶子的手都有些颤抖。

又看看桌子上的菜色。

佛跳墙,小王一品,三阳开泰,什么叫不出来的好菜都来了,就差龙肝凤髓。

“咕噜!”

金树杰咽了咽唾沫,有些手脚疲软。

这么贵的菜,谁特么吃得起啊?

金树杰不禁怀疑起来,这些人是不是故意坑自己。

但是想了想又不对,在他进来之前,这些菜就上完了。

而且自己吃着喝着,也没有另外上菜啊。

摸了摸口袋,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唔,今天吃得真舒服!”

江寒摸着肚子,露出满意的笑容。

虽然跟以前没办法比,但这三年以来,却是吃得最好的一顿。

“就是啊,这里的饭菜比外面好吃了不止十倍。”

李秀梅也是回味无穷,口水直流。

金树杰面色阴沉,心中不爽。

“当然好吃不止十倍,价格可是比外面高了百倍不止!”

江寒望着金树杰,有些玩味的说道:“这一顿还得要感谢人家呢,都吃得差不多,咱们就回去吧。”

“就是,得要多谢谢小金。”李秀梅笑道。

金树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心里安慰自己,估计就是酒水贵。

二十万而已,他还是能够承担得起的。

于是他颤抖着说道:“服务员,结账!”

服务员走了过来,拿起计算器算了起来,很快说道:“先生,酒水和菜品,以及包间的费用加起来,一共七十万。”

“七十万?”

不仅仅是金树杰绝望的石化在了原地,就连白家人都一下子愣住了。

今天这顿饭,竟然价值七十万?

这下,可是比自己预想的都还要高。

他嘴巴嘟嚷了几下,有些艰难的说道:“这个太多了,我暂时没这么多钱。”

服务员眉头一皱,直接朝外面大喊:“你们是想要吃霸王餐吗?保安!”

“等等等等!”

金树杰连忙拉住服务员,道:“你喊什么啊,我这就打电话叫人。”

拿起手机,给他兄弟,天然居股东的儿子打去了电话。

李秀梅他们的脸色十分难看。

七十万,要他们拿出来,也不太可能。

金树杰说了他请,到时候请不了,也得要找金树杰的麻烦。

“喂,兄弟,我这不是在天然居吃饭嘛,你爸是天然居的股东,能不能免个单,过几天我请你吃饭。”

金树杰心中惶恐,脚一直在抖动。

“哎呀,我现在很忙,没有时间,这不,生意又亏钱了。”

金树杰额头的汗越来越多,问道:“生意又亏钱了啊?那要不报个你爸的名字,我这边好解决一下?”

“我爸的名字,行行行,我给你说,如果能解决就算了,不能解决也别过来烦我,我实在很忙。”

“好好好!”

挂断了电话之后,金树杰的兄弟正躺在床上抱着女人。

女人问道:“谁呀?”

对方不屑的说道:“还能是谁,金树杰呗。我说我爸是天然居的股东,他愣是要我请他到天然居吃一顿,开玩笑,我倒是想去吃呢,他倒好,自己去吃了。想要我给他买单,做梦!”

金树杰颤巍巍的看着服务员,道:“我兄弟他爸是天然居的大股东,名字叫张强,这个钱就不用收了吧。”

服务员神情有些疑惑。

想了半天,对这个名字一点印象都没有。

其实对方就是在市场上流通的股票买了一些而已,连百分之一都没有。

“不好意思,我没有听说过这个股东的名字,要么你让这个股东给天然居的老板联系,要么你们把钱付了,不然我可就叫保安了!”服务员冷冷说道。

金树杰急得语无伦次:“我说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兄弟他爸是这里的大股东,你还收我的钱,这样有意思吗,到时候追究下来,你可没好果子吃!”

服务员也委屈:“如果让你们逃单了,承担的人可就是我了,今天你们必须得给钱。”

李秀梅几人面面相觑,心中忐忑,不知道如何收场。

就在这个时候,经理又进来了,一看这场面有些傻眼,随即对服务员呵斥道:“你干什么啊?不是说了,这一个包间不能收钱的吗?赶紧滚出去,明天给我拖一天的地!”

随即面对众人,又点头哈腰起来。

“哈哈哈,不好意思啊,服务员新来的,没有听清楚,今天这一顿是我们天然居赔礼道歉的,不收钱。各位吃得满意吗,不满意可以带一瓶酒走。”

“满意满意!绝对满意!”

金树杰可是被吓得面色苍白。

几十万一桌的菜色,他敢不满意吗?

“好的好的,你们有什么需要,直接联系我就好。”

经理笑眯眯的走了。

金树杰心中的石头落了地,脸上又不禁得意了起来。

“哈哈哈!我就说嘛,我那个兄弟他爸可是天然居的大股东,他一句话,天然居谁敢不听?我一个电话过去,单就免了,要是我小气的话,说句不满意,还得带走一瓶酒!”

李秀梅他们也是露出笑容,异彩连连,夸赞道:“小金啊,你可真有出息,以后跟语嫣多联系啊。”

“哈哈哈,那是当然,我和我兄弟这么好的交情,自己肯定也是有点能耐的!”

金树杰被人夸赞,心中更加得意几分,还睨了江寒一眼,优越感十足。

“叔叔阿姨,语嫣,我就先走了啊,以后再一起吃个饭。”

金树杰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想着回去还得要请自己那个兄弟吃顿饭才行。

至于白语嫣,也不是不可能更进一步。

金树杰一走,李秀梅的笑脸顿时就耷拉了下来,冲着江寒说道:“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就是,要是当初姐姐嫁给了刚才那个的话,我们家里不知道要沾多少光呢。”

白露也在一边插嘴。

如果自己有金树杰这么厉害的姐夫,她也能沾点光。

江寒毫不在意的耸耸肩,对自己做了什么绝口不提,只是拉住了白语嫣的小手。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