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豪婿

第7章 忍无可忍

白露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无比,而白语嫣则是觉得好奇。

江寒淡淡的说道:“路易威登?什么路易威登?是不是今天早上我在店子里面碰掉了那个包的店?”

“就是就是,江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就是之前负责您购物的店员,这边的活动就是一些店里面的赠品,您什么时间有空,能够出来一起吃个饭吗?我好将赠品给您。”

短短两句话,已经将事情说得很明白了。

江寒到了路易威登的专卖店,碰掉了这个包,别人让他赔偿,他就买到了绝版的皮包。

白露有点怀疑人生了,江寒竟然真的能够买得起这样的包。

他的钱,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哈哈哈,吃饭就不用了,你这个电话帮了我大忙,赠品我就送给你了。”

江寒挂断了电话。

他的心中跟明镜似的,这个女店员不过是借着做活动,送赠品的借口约自己吃饭而已。

开玩笑,如果他松了一点口,就是他输。

“语嫣,你看,我从来不辜负你对我的信任。”

“嗯。”

白语嫣的脸上闪过一丝娇羞,心中被爱意填满。

说起来,她并不希望江寒给自己多好的礼物,只希望江寒上进一些。

但是今天江寒的表现,实在是超出了她的预期,甚至开始后悔昨天晚上说的离婚。

“够了!姐夫!你还要骗姐姐到什么地步?”

白露突然大喊出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江寒诧异的看着她,不知道她怎么怎么多事。

“呵呵,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提前让人打电话过来,配合你演戏而已,你以为这样就能够骗到我吗?演戏给姐姐看,能够骗到姐姐,不能骗到我!”

江寒无奈的摇摇头。

原本还觉得怜悯白露,现在看来,完全就是可悲啊。

“就算包包是真的,你也一定偷钱了。呵呵,我就说你这样的垃圾,怎么可能买得起LV?”

江寒抓紧了白语嫣的手,冷漠的问道:“你说什么?”

白露浑然没有在意江寒眼中的寒意。

反正以前不管这么嘲讽,江寒也不敢反驳半句的。

“我说话直,姐夫你可别介意,你来咱们白家,只会洗衣做饭打扫卫生,一点男人的担当都没有,外面工作也做不了,还能指望你有什么用?谁知道你现在还做出偷鸡摸狗的勾当,简直是丢脸!”

“白露!”

白语嫣也听不下去了。

江寒以前再怎么窝囊,也是她的老公。

“姐姐,你的眼光也不行,找了一个这样的老公,今天他敢偷钱,明天他就敢偷人,你们还是趁早离婚的好!”

啪!

江寒站了起来,一个耳光甩在了白露的脸上。

这一个耳光,让白露怀疑人生。

江寒竟然敢动手了?

白语嫣也生气。

不过看见白露被扇耳光,还有几分暗爽。

“我最介意别人说话直,什么说话直,就是嘴欠,你管我钱哪里来的?没偷没抢,你也就是看不惯别人好而已,呵呵。”

白露捂着火辣辣的脸,身体剧烈颤抖,满脸凶恶。

“你敢打我?你真以为入赘到白家来你就是我姐夫了?看我告诉妈,把你赶出去!”

啪!

白露甩着包,狠狠的撞到了桌上,气冲冲的走了。

“老公!再怎么样她也是你的小姨子,我的亲妹妹,你怎么可以动手呢?”

白语嫣把江寒拉下来坐着,神情有些担心。

江寒嘿嘿笑着,乖巧的缩着脖子。

就是喜欢听自己老婆教育自己。

“哦。”

看着江寒的样子,白语嫣这一次反而是气不起来。

毕竟,她也深刻的知道自己妹妹那张嘴有多么的尖锐。

“唉,这下可好,妹妹找咱妈告状去了,咱妈找你的麻烦,要你滚出白家可怎么办?”白语嫣有些担忧问道。

江寒却是混不在意的样子,嘟着嘴,道:“滚出去了就滚回来,我可舍不得这么好的老婆。”

白语嫣被他给逗笑了,轻轻的拍着他的大腿,嗔道:“这么多人呢,没个正经。”

“对了,你的钱到底是哪里来的?我不是怀疑你,我……”

“知道。”

江寒伸出手在白语嫣的俏脸上刮了一下,道:“是我今天在路上看见一个老头发病,周围的人都不敢过去看,我想着自己反正也没钱,就把他送到医院去了,结果他对我是感恩戴德,就给了我一张消费券,能够在路易威登的店子里面免费拿一款包。”

“你是不知道,我拿这款包的时候,那店员都恨死我了,毕竟是样品,哈哈哈。”

江寒的谎话是张口就来,哄得白语嫣一愣一愣的。

至于他江家大少爷的身份,还是以后慢慢说吧,害怕现在白语嫣一瞬间接受不过来。

“我信你才怪了!”

白语嫣甜蜜的笑着,拿着包看了起来,如同一个可爱的小孩。

两人在星巴克中久违的温存,而没过多久,李秀梅的电话就打来了。

“语嫣,你老公的脾气见长了是不,还敢跟你妹妹动手!你妹妹说他两句怎么了,难道他不就是一个窝囊废?看他今天晚上敢回来,我不收拾他!让他卷铺盖滚蛋!”

李秀梅的话跟连珠炮似的,让白语嫣都没办法开口。

“好了妈,江寒确实不对,但露露这次有点过分,不能全怪他。”

李秀梅一点就炸,大喊道:“什么?还露露的不对?你看看露露找的男朋友多好,再看看你找的那个东西,简直就是白眼狼啊,吃着咱们家的,还敢对咱们家的人动手!”

“不不不!妈,江寒已经知道错了,今天晚上就到天然居去摆一桌,让江寒给露露道歉,好不好?”

“哼,晚上再说。”

电话挂断,白语嫣忍不住在江寒的脸上扭了一手。

“看吧,这下亏大了。”

天然居酒楼可不便宜,白语嫣这次也是大出血。

但是她开心。

“我真的要过去道歉吗?”

江寒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不然呢,你还真的想要卷起被子滚出去?”

“卷你的被子。”

白语嫣一只手就揪住了江寒的耳朵:“好啊你,还想卷我的被子。”

“哎呀!饶命!”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