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豪婿

第3章 非卖品

第二天早上,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似的。

白语嫣如同往常一般吃了早饭上班,只是最后跟江寒道别的时候,仿佛带着一丝不舍和怜悯,仿佛在享受这最后的时光。

“哼,整天待在家里,还不如去小王的公司里面工作呢!”

李秀梅脖子上挂着宝石项链,朝江寒投去了鄙夷的眼神。

在她看来,以自家女儿的条件,完全可以找到一个金龟婿,让她也跟着沾沾光,享受一下有钱人的生活。

结果呢,因为江寒,这一切都成了奢望。

“妈,吃早饭吧,收拾好了我就出去找工作。”

江寒今天心情很好。

李秀梅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坐到了桌边,喝着他煮的粥。

“那样最好,但丑话说在前面,如果又做个几天就做不下去,这个家,你也别回来,我可是丢不起那个脸,也不知道小雪是看上了你什么。”

李秀梅高傲的模样,江寒不像是女婿,而像是仆人。

嘭!

事情做完了,江寒走出了白家。

在门内,他是入赘的女婿,一事无成。

在门外,他是落魄的男人,不求上进。

叮叮叮!

他的电话响起,是一串熟悉的数字。

他颤抖的接了起来,所有的委屈和情绪,在这一刻都终将爆发出来。

“齐,齐伯……”

齐伯,江家的仆人,但在江家的身份地位,却是没有几个人敢小看的。

这,也是江寒最为熟悉的人之一。

以前有什么事情,都是齐伯帮他解决。

三年过去了,这个电话终于又一次的响了起来。

“少爷。”

一声少爷,江寒情不自禁溢出了泪来。

甩手擦掉,露出的是得到新生的开心。

“少爷,您辛苦了,这三年能够熬过来,真的不容易,你发生的每一件事情,我都知道。”齐伯关切的说道。

“嗯,三年了啊,我一直在计算着今天的到来。”

江寒站在大街上,缓缓的抬头,看着早上的光芒,沐浴其中。

“少爷,其实这三年,老爷也很想你,得知你结婚了,还当了上门女婿,他可是也气得不轻。”

江寒的眼中闪过一丝锐利,冷冷道:“呵呵,当然气得不轻,江家竟然出了我这样的不孝子孙,给他丢脸了是吧?以后我和他的账,还要慢慢算!”

齐伯口中的老爷,就是江寒的亲生父亲。

江寒的母亲去世了之后,他便找了一个另外一个女人。

而江寒也正是因为打断了后母儿子的腿,才招惹来了三年的惩罚。

但他怨恨自己父亲的原因并不是这个,而是他认为,自己的母亲或许就是现在的后妈害死的。

而自己的父亲,却是娶了害死自己母亲的女人。

“唉,少爷,现在你冻结的银行卡全部可以使用了,家族里面你能够用的力量,现在也都能用。其实老爷还是很关心你的,我马上就会赶来南山市,以后有什么事情,我都会给你做好。”

江寒闻言有些惊喜,道:“齐伯你要来南山市?那真是太好了!”

“能够为少爷服务,是我这辈子的荣幸。”

挂断了电话,江寒的眼中又一次的恢复了往日的神采。

那种目中无人,桀骜不驯的感觉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沉稳大气,更多的是自信使然的风采。

“钱包涨起来了,这做人才有底气。”

这是三年来,江寒感悟最深的一句话。

白语嫣和他之间的婚姻,似乎已经快要走到了尽头,但是他知道,白语嫣对他,还是有感情的。

不然,就不会是和他谈谈,而是直接给他一张离婚协议书。

“有了!”

江寒手一拍,突然想到了一个点子。

南山市临海,有多重交通方式,进口贸易和出口贸易十分发达,名牌货在这里随处可见,进口货也是遍地都有。

江寒来到了一家路易威登专卖店,找到了女士包包的专柜。

一款黑色的小皮包,做工精致,用料考究,在其他几个款式面前依然显得非常的时髦。

这款包包,是白语嫣很早之前就看上的,也是路易威登卖得最火的几款。

现在,这家店里面也就只剩下了一个不出售的样品。

“唉,如果在之前买,也就二十万,可惜她舍不得。”

江寒想起昨天白语嫣替自己买给岳父岳母的礼物,心中一阵的温暖。

所以眼下,更要挽回他和白语嫣之间濒临破灭的婚姻。

“先生,这边的展柜是不出售的,您可以看看其他的东西,可一定不能碰,不然要赔钱的。”

一个穿着制服的女店员走过来,费心的解释了一番。

江寒闻言眉头皱了起来。

不能碰?要赔钱?说得自己现在买不起一样?

如果是三年前的自己,估计一巴掌就甩在了她的脸上了吧。

“你什么意思?意思是,我买不起?”

江寒面色一愣。

女店员嗤笑一声,道:“先生,我可没有这样说。”

即便她反驳,江寒还是看见了她眼中的不屑神色。

自己的衣着确实不好,但是这里的包,也不是她买得起的,有什么理由看不起别人?

“呵呵,你刚才说,我如果碰了的话,就要赔钱是吧?那如果碰了这个包,要赔多少?”

江寒指着那款黑色的小皮包。

“那款包?先生,你别开玩笑,以前卖都要二十万,现在四十万都买不到的,更别说现在还是样品。”

店员轻蔑的说道,心中想着,这个价格一说出来,江寒估计胆子都给吓破了吧。

开什么玩笑?

这里可是路易威登,一般人敢进来看?

“你是不是还觉得我买不起?”

江寒笑盈盈的看着女店员。

“不是买不买得起,而是这款包根本就不卖,碰了就赔偿,你离远一点。不是我说,来这个地方的人,哪一个不是大款富豪的?你如果能够傍上一个富婆,说不定还有机会,现在嘛,看看就行了,可别多想。”

江寒听到这一番话,顿时就笑了起来。

傍富婆?

自己虽然没有傍富婆,但可是正儿八经的入赘女婿,两者之间差不了太多。

这款包不卖?

现在的江寒要什么东西,还存在不卖的情况吗?

想着,他的手便朝着小皮包伸了过去。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