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豪婿

第2章 离婚

众人落座,白永福稳稳的坐在上方,李秀梅坐在侧边,而白露和王昊则是坐在了李秀梅的对面。

至于白语嫣和江寒,则是坐在了下方。

“小王这个孩子挺好,好不容易有时间来咱们家吃一顿饭,咱们就开始吃吧。”

众人拿着筷子,开始吃饭。

“老公,你手艺是越来越好了。”

白语嫣夹起一筷子肉丝,轻声在一边夸赞着江寒。

在白家这些日子,他能够坚持下去的原因之一,或许就是白语嫣时不时的温柔。

江寒点头笑了起来。

一边的李秀梅却是不屑的说道:“男人就应该顶天立地,看看人家小王,在外面打拼,这才有出息,只知道一味呆在家里什么事情也不做,那样算什么本事?”

白语嫣知道,自己的母亲又开始说江寒了。

江寒是她的老公,这样让他当众下不来台,自然让她也难堪。

“江寒的厨艺真的不错,一开始来到家里面的时候,可是洗碗都要摔两个,现在已经很好了。”

白露嗤笑道:“就是,除了厨艺,打扫卫生也厉害,就是在外面找的工作,没有一样能够做到拿工资的时候。”

江寒皱着眉头,用力嚼了几口饭菜,将心头的怨气给埋压下去。

不是他四体不勤,也不是他不食五谷,这些事情他愿意去学,愿意去做,但在外面找工作,做不长久,真的不是他的原因。

“什么?”

听到这一番话,王昊一脸惊讶的模样,道:“姐夫这个岁数了,还没有找到工作吗?”

那吃惊的模样,可是充满了嘲讽。

“呵呵,确实没有。”

江寒怎么不知道这一大家子人,除了白语嫣之外,其他人都看不起自己。

眼下如何争辩也没有用处,只能默默接受别人的冷眼。

王昊啧啧称奇,摇摇头道:“姐夫,要不这样吧,过两天我给你安排一下,到我们公司里面来上班?”

“真的吗?”

白语嫣有些惊喜的看着王昊。

她本身也是上品广告公司的客户部经理,曾经把江寒安排到公司里面,但没几天就被上头的人给直接开除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如果王昊的公司里面能够让江寒过去上班的话,希望江寒能够上进一点吧。

一直在家里呆着,确实不会有什么出息。

江寒苦笑了一下。

之所以他的每一份工作都不会长久,是因为背后有一双大手将他压下。

“那是当然。”

王昊似笑非笑的说道:“我公司里面正好缺几个保洁工人,一个月的工资可是两千八呢,姐夫过去的话,我就让人事部开个三千的工资好了。”

话一说出口,饭桌上的气氛彻底的冷了下来。

保洁?这是看不起谁呢?

不过眼下,谁都可以看不起江寒。

“那还是算了吧……”

白语嫣尴尬的笑笑。

本以为王昊是好意,但没想到也是这样故意羞辱。

“算什么算?就让他一辈子都在家里面吃软饭吗?你也不是不知道他的,不求上进,一天到晚在家里,一点出息没有!”李秀梅冷笑道。

白永福倒是不说话,但是也哼了一声,将饭碗放在了桌上。

“妈,我这不是当了经理了嘛,哪里没出息了?”

李秀梅看着白语嫣,更是生气的说道:“我可没有说你,你看看妹妹,人家多有出息。”

“我吃好了,等会我洗碗。”

江寒实在听不下去,端着碗走到了厨房中。

李秀梅饭碗一放,怒道:“呵,能力不大,脾气倒还是不小。”

夜晚,江寒没有躺在床上,而是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心中升起一阵阵的希冀。

明天,时间就到了。

整整三年,他已经等了太久。

吱呀。

白语嫣推开门进来了,看上去十分的疲惫。

王昊在家里面玩了一会儿之后才离开,期间大家听他讲了不少风光的往事。

“语嫣,我明天就……”

“江寒,我想要和你好好谈谈。”

白语嫣打断了江寒的话,疲倦的坐在了床头。

江寒走了过来,坐在一边,伸手想要揽住白语嫣的腰肢,却是被白语嫣给拉开了。

“我想了很久,我们结婚的意义在于什么?我爱你,你爱我,爱情就是这样的简单,但我们要面对的是生活,你入赘到我们家,被人冷嘲热讽的样子,你觉得宽心吗?”

江寒口中有些苦涩。

想要说什么,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白语嫣继续失落的说道:“一开始你被人冷嘲热讽的,我还会反驳几句,后面听到你被人嘲笑,我都觉得丢脸,为什么你不愿意去改变这种状况呢?找点事情做,让自己变得更好?”

江寒闻言连忙抓住她的手臂,道:“语嫣,我明天就会做事情了,真的,相信我,之前给不了你的,从明天开始,我会一样一样的全部给你!”

白语嫣缓缓拿开自己的手臂,摇了摇头,道:“我以前不会这样说,你不思进取,真的让我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这一次,我真的累了,我们离婚吧。”

离婚!

这宛如一个晴天霹雳,在江寒的脑海中骤然炸开。

“离婚,我……”

江寒不知道说什么,似乎任何的语言都变得无力。

白语嫣的唇轻轻的凑了过来,在他唇上轻轻一点。

“睡觉吧,离婚的事情我会准备好,你到时候只要同意就行了。”

看着背对着自己睡的白语嫣,江寒浑身僵硬的拉过了被子,躺在床上,眼睛却是久久不能闭合。

他不是不努力,而是没有办法。

每次找工作,会有一股最熟悉又无法反抗的力量阻止他,目的就是要让他受到惩罚。

那就是他的家。

万亿帝国的江家大少,江寒,因为打了自己同父异母的胞弟,而且还打断了一条腿,所以被家族惩罚,让他三年之内不能动用江家一分钱,也不能用江家的名义做任何事。

甚至还有人故意打压,让他当个上班族都是一种奢望。

他江寒,根本没有机会反抗。

而现在,三年的时间一晃而过,明天就要重新开始,但白语嫣却是说出了离婚。

被人嘲讽都能够忍受,唯有白语嫣的离婚二字,让他心如刀绞。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