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血天下

第十章  压抑情绪

“嗯。你说的也很有道理。你这就派向导跟他们说,再进行负隅顽抗,立即火烧这凤红公府,让这有着几百年悠久历史的古老家族飞灰湮灭。”吏子哲想了一下,大声命令道

那个将领听到吏子哲的命令后,十分兴奋的接令而去,对于像他这样的黑甲铁军将领来说,能够将一个宿敌的老巢彻底毁灭,是非常激动人心而畅快淋漓的事情。

在凤红公府这边,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在一声声的竭斯底里的呼喊声中尽全力顽抗着,他们以为数不多的家族死士以及家族的青壮年,手持弓弩利器,躲在隐蔽处,给最先冲来的西尔莱布黑甲铁军的战士以致命的一击,制造了很大的麻烦。

那个得令的黑甲铁军将领从吏子哲身边跑到交战的地方,身边带着一个全身抖颤不停的商人打扮的向导,大声向他说出了吏子哲的指令。

看着激战中不断倒在地下痛苦呻吟,满身浴血的同伴,那个传达吏子哲命令的小将甚至极不情愿去发出这道命令,以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完全想将这些该死的东荥人全部杀死在这里,为那些在战争中死掉的那些人报仇。

他他最终还是无奈的对那个向导发出了吏子哲的命令,在西尔莱布城,军令严明,自作主张会受到严惩,他可不想被这个小城主致以违逆君命的罪名。

黑甲铁军从西尔莱布城请来的商人向导,一路追随大军经历了一番惊心动魄的厮杀,内心中如翻江倒海般六神无主,只怕一个不小心,就在这混乱的战局中丧掉了自己的小命,听到眼前的将军的命令,唯唯诺诺的答应了下来。

他勉强镇定了自己那恐惧不安的心神,咳了咳嗓子,以颤抖的声音大声喊叫道:“凤红家族的人们听好了,你们再这样负隅顽抗,杀害西尔莱布黑甲铁军的士兵,吏子哲城主有令,要纵火焚烧这个府邸,将你们所有人都葬身火海,让你们百年家族毁于一旦。生存还是毁灭,你们自己选择吧。这是你们想要活下去的最后一条生路,一旦错过,绝不会有第二次的机会。自行斟酌吧,只给你们半刻钟的考虑时间,想好了放下武器投降,想不好,就等死吧。”

向导的声音刚落,就招来了一阵咒骂声,搞得他面色更是阴郁,急急地退了回去。

西尔莱布黑甲军士没有因为向导的话而有任何的停顿,而是继续挥军向前推进,几个人一组的精妙配合,在起初遭到偷袭的不适应后,很快稳定了局面,小心谨慎而有快速的冲向内院,而受到的伤害却是越来越少,躺在地上的,大多换成了凤红家族的卫兵与武士,眼看着这凤红家族就要尽数被黑甲军士所擒获,到时候人为鱼肉,我为刀剑,想要如何处置他们,都在于吏子哲小城主的一句话了。

从凤红公府的内院中,传来一阵混乱的哭喊声,夹杂着成年人的咒骂与呵斥,失去了方才的宁寂,变得喧闹了起来。

看来,在面临生死关头的时候,那些妇女老幼还是无法像成年男人那样生死无惧的,吏子哲在心里这么想着。

随着黑甲铁军杀向内院,激战的声音在更里面响起,凤红家族内部的喧嚣与呼号也更加急烈了起,很快随着一声庄严的呵斥声音,里面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只能听见几个小孩子吓得哇哇大哭的声音。

勇敢的死士们正要攀爬上内院的高墙,突然间却看到,内院的厚重大门被缓缓打开,一个风情万种,婀娜多姿的女子走了出来,给人一种豁然开朗,香风扑面的感觉。这绝世的丽人,彷如传说中的九天仙女下凡一样,翩翩然闪现在这一队西尔莱布城的士兵面前,竟然使得他们纷纷停止了手中那些凶狠杀戮的动作,平息了满心暴戾嗜血的心。

美目疾闪,风姿绰约的惊鸿一瞥间,吏子哲在不远处看到眼前的这个倾城女子,不禁一阵目眩的震撼,正如那神话中的丘比特神箭般,在刹那间为这位绰约非凡的绝世美人的纯情目光所击中,就差没有伏倒在地,三百九叩了。

吏子哲似痴迷一般凝望着向他看来的那一双清丽容颜的丽人的雪亮眼睛,刹那间竟不知该做些什么,面目滚烫,内心迷离,似被妖艳的天女迷惑了心神一般,不知不觉间,在心中只留下了这么一个再美妙不过的倩影。

盈盈笑意间,自有万般风情,自然而然的举手投足,在这般秒人身上,竟生出万千诱惑。吏子哲有一种被一箭射中的感觉,整个内心中热血沸腾,如万马齐奔,澎湃热烈,不自觉的向前迈开了自己的脚步,似不受自己灵魂控制一般,快步走向那位仙子,目光中满是某种热切的期待,目光热烈似火,炯炯出神。

在吏子哲走向内院的那位艳丽佳人的时候,从那位魅惑众生的少女脸上觉察到了最动人心魄的笑意,彷如阳光般灿烂温暖。

等到吏子哲走了过来,那位满脸盈盈笑意的美貌女子开口笑言:“你就是奥城的小城主吧,久仰你的大名,今日一见,风度翩翩,果如传说中的一样。很高兴能认识你,我叫凤红.伊敏儿,凤红.西西的亲妹妹。”

“你真美。”吏子哲听到眼前佳人的话,才从一种痴迷中醒悟过来,一脸不正常的羞红,搜索了内心中的万千话语,最后却说了这三个字。

“我真的美吗?从小到大,我听到的最多的,就是这一句话了。”凤红.伊敏儿听到吏子哲的赞叹,脸色由之前的欣喜变得黯淡了下来,似乎对吏子哲的赞美感到很是失望,不自觉的低下了那颗靓丽精致而小巧的玉首。

“难道被别人赞美,反而惹得你不高兴吗?”吏子哲看到凤红.伊敏儿的面容变暗,心情跟着焦虑了起来,急忙疑问道

“不是的。从小到大,我就生活在别人的赞美与震惊之中,却没有人真正的想要我内心中所思所想。大巫师曾经给我占卜过,对我父亲连连叹息道,至美容颜,始终是祸水红颜。得遇天生相惜不斥的异人,方能免去上古的恶咒,过上幸福的平生。如果遇不到正确的人,注定只会是祸国殃民的灾星而已。这件事情,在很早以前就被全东荥的人知晓,自从有两位贵公子与我有过一面之缘,订下婚约之后,全部死于非命。呵呵你说我身上的这种美,算不算是一种可远观而不可接近的异毒呢?”凤红.伊敏儿从最初的伤痛悲哀中,通过对吏子哲的一番话,转变成一种豁然的笑意,看在吏子哲眼中,更有一种超然物外的感觉,令他的心更是怦然心动,颤动不止。

“只不过是一种古老的占卜而已,算得了什么呢?世间哪有这等恶咒,想必是你太过超众,为人所嫉,被人刻意中伤罢了。”吏子哲一改往日凝重坦然的语气,对着眼前初相见的美女子,温柔的劝慰说

“你不懂你不懂的。大巫师的占卜,是东荥帝国最灵验的神启。从小到大,在我的身上,有着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一一应验了大巫师的话。你不知道,在我十岁以前,我还是一个在大家眼中,最是矮丑不堪的女孩,为父母长辈所不喜,除了我哥哥,甚至就没有人曾正眼看过我,纷纷避之不及,哪有如今这番模样。我今年已有十九岁,你看不出来吧。呵呵我是天命中最不可捉摸的女子,谁与我亲近,就会遭到天弃,就会被世人所唾弃,就不得善终。所以这些日子以来,我已经想开了,就这样一直孤老终身,无欲无求,也未尝不是一件自然而然的生活。可是你,你想要怎么样?等到我对这人生有了些许感悟,想要平静的生活的时候,你还要让我失去这最后的家。还有我哥哥,你不要伤害他,我就这么一个最亲近的人,你答应我,不要害他,好吗?”

“我想你这是太过绝望而产生了对人生的厌弃,并不是什么感悟了生活。你不要这般绝望,属于你的幸福早晚都会出现在你的面前的。凤红.西西是一个值得我敬佩的东荥大将,我答应你,尽力去救他。但是,你必须保证他不再企图侵害我们西尔莱布城,这你能做到吗?”吏子哲在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可人的女子面前,竟然无来由的软下了心,情不自禁的想要呵护她,答应她的一切要求,心中唯一的清醒让他选择了有所保留的去赢取美人儿的心。

“好。我答应你。我哥哥对我很好,他会听我的劝解吧。”凤红.伊敏儿高兴地拍手叫道,那开心的样子单纯而美丽,在吏子哲的心中留下了最美好的影子。

在凤红府院的家族老小们,按捺不住内心对死的恐惧,因为实在不知道伊敏儿与敌人的指挥官说些什么,在不久之后,又开始了成年人之间热烈的喧闹,随之而起的,是小孩子与女人们的悲呼哭叫。

伊敏儿听到内院里的吵嚷哭喊,想到了此前自己答应的事情,不无担忧的以忧郁的眼神瞧了瞧吏子哲,怀着内心中的忐忑,怯怯的而又满怀期待的询问道:“刚才,我跟二哥打了个赌,我说愿意以自己来换取家族的安全,他们都不信,其实,我也不太相信。但是,我决定试一试,因为我一直以来都很仰慕你,听别人说到你的时候,就会很激动唉总之,我想说的就是,我想用自己换取家族这些人的安全,求你不要伤害他们。”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