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血天下

第九章  放下负担

吏子哲率领这六千铁骑一路狂奔,他忽的想起哥哥垌蓖的那一番感慨,“此战之后,东荥帝国最显赫,也是有着最悠久历史的凤红家族就要彻底陨落了。经此大败,凤红.西西也注定在东荥政坛与军方失去了所有的威望与荣耀,很快就会落得一个臭名昭著的悲惨结局,以后要面对的就是无休无止的责骂与抨击,还不如像我一样早早的离开这个世界的好。”

想到这里,吏子哲不禁感慨连连,为这号称是‘帝国双星’的很有军事才华的大将感到惋惜。

“胜负往往就在一念之间。一夜之间的轻敌,就可能毁灭掉几十年不懈的努力。这就是所谓的‘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了呀。”吏子哲这般对着自己说道

只用了两个多小时,吏子哲所统帅的这支铁甲劲旅就来到了凤红城下,一路上他们看到很多仓惶溃逃的东荥士兵,很多骑士已经狼狈不堪的一路狂奔,逃回了凤红城,将受到夜袭的消息传到了这座古老的城池。

越接近凤红城,吏子哲越感觉到内心的激动,要知道,西尔莱布城的军队,可是很是主动深入到东荥国土之内,更不要说是攻陷这么一座在东荥帝国十分重要的城市了。这可是一个创造历史的一夜,很快他就会因为攻下凤红城而名扬天下,被载入大陆史册,永记于各国众人的心中,广为传颂,流芳千古。

吏子哲虽是激动,却不改他一向镇定自如,临场冷静的本色,看到路上那些仓惶鼠窜,狼狈不堪的东荥军士,吏子哲下令将士兵们的衣甲尽数沾满灰尘,附上血迹,或是以力气割裂,做出经过一番恶战的情形,众人也表现出一种惊恐慌乱,疲惫不堪的样子。队形有意变成散乱无序,骑士们无精打采,装出或多或少受到创伤,呲牙咧嘴,哀号痛叫的神情。

总之,做出这一切伪装,决不可让凤红城的守军看出什么端倪,从而生出怀疑。如果是那样,想要攻下这么一座古老的城池,想必要回付出一番惨重代价。

等到吏子哲与那数千的兵士越来越接近凤红城,直到走进城门处之后,却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这凤红城,相比于西尔莱布三城,实在是太过矮小简陋了。想来这东荥帝国的土地贫瘠,物产稀少,经济发展缓慢,再加上地势起伏不定,高山连绵不绝,穷山恶水之下,也就远远没有千月那边的城镇发达。而且,这东荥帝国一向悍勇蛮霸,四处征战杀伐,战乱不休,哪顾得上休战养民,充实府库。

吏子哲的判断并没有错,只是还没有说出全部的原因。凤红城之所以没有千月土地上的城池那么挺拔高昂与坚韧难摧,还在于这凤红城本来就是东荥帝国的发源地,自始至终就从没有过任何国家前来侵犯。换句话说,以东荥帝国的强横霸道,只有它侵略别的国家的份,哪能受到别的国家的入侵。

这东荥帝国,可是有上千年的历史,刚开始就是从这凤红城为据点的,凤红城也是帝国内最古老的家族,其历史之悠久,还要胜过当今的东荥皇族――东荥氏。一开始,这东荥帝国南征北战,所向披靡,在向西南方进军受阻后,便一直在北边扩张,直到碰上了强大地草原民族,才停止了前进的步伐。只不过,这全部的过程,持续了几百年之久。

东荥与千月之间发生了很多次战争,直接的交锋中,千月一直是处于弱势,胜少败多,差点没被东荥大军在几百年前打过去,只是凭靠着坚城高墙与天险,才得以苟延残喘。后来,一代名将西尔莱布大公横空出世,以数次以少胜多的经典战役遏制住了东荥军队的脚步,将他们赶回到了凤红城附近,甚至于他们因为极度的恐惧,而将都城迁到了中部险要的地域,新建一座城池,叫做枫城。东荥家族由此离开了凤红城,留下凤红家族世代留守,而这凤红城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才改成如今的这个名字的,在先前几百年中,这座城市被叫做帕伊斯城堡。而西尔莱布大公也是在那个时候被千月各国推选,成为西尔莱布三城的城主,负责抵挡东荥向西南方向的不断扩张,虽然这些国家是抱着利用西尔莱布家族做挡箭牌,但却也是间接促成了这西尔莱布家族的几百年的辉煌历史,只不过这几百年来,西尔莱布三城欣欣向荣,勃勃奋发,一片兴旺繁荣景象,渐渐超过了千月所有的国家,成为了大陆上最发达富有的沃土,也引起了这些国家的嫉妒与眼红,时刻想着重新占有或者瓜分这西尔莱布城的千里沃野与惊世财富。

吏子哲带着一千人的最精锐骑兵,在凤红城下叫嚷着,想要退到城里去。他们专门从西尔莱布城经常与东荥人打交道的商人那里找到了精通两地语言的向导,负责以东荥南境的方言叫开城门。在这大陆之上,语言都有通性,大体上没有太多差别,但说到各个地方的方言,确实各有特点,不在当地住上一段时间,很难说出那种话来。吏子哲在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在杰西格的帮助下,找到了这么一个在东荥南境呆过很长时间的千月商人。

几百年未曾被敌人攻陷过的历史麻痹着凤红城的东荥守军,此时的他们,正在商讨着,要不要从最后的一万人的老弱残兵中,再派出一部分人,前去援救处于险境的东荥大军。没有人会想到,西尔莱布城的黑甲铁骑会趁乱来攻,挑战这座从没被任何一支军队占领过的地方。而且,吏子哲的军队太过犀利,几乎在东荥军队一开始陷入混乱的时候,就催兵急进,从北门绕过东荥大军,悄无声息的向东荥国境进发,衣甲服饰皆为东荥风俗,也就造成了出其不意的效果,使得东荥人自始至终都蒙在鼓里,以为是天兵突降,措手不及之下,甚至都惊惧的失去了进行顽抗的能力。

对于百年世仇东荥人,吏子哲的这支部队没有半点的仁慈,从一开始进城击杀城门的东荥士兵之后,凡遭到任何抵抗,一律立杀不赦,毫不留情。

随着一千人的先头部队涌进凤红城,隐蔽在黑夜里的另外五千铁骑随后冲入,六千人的部队一汇合,立即如同刮起一阵旋风般,直接杀向凤红家族的巢穴――凤红公府,一路上将所有试图抵抗的东荥卫士全部以密集的弓箭射死,一边绞杀抵抗,一边疾驰开道,足以彰示西尔莱布黑甲铁军的剽悍战力。

吏子哲根据之前对凤红城的了解,又抓到了几个东荥将领俘虏,很快知道了凤红城布防兵力、凤红公府的情况、城中粮仓以及军械库。吏子哲没有分散兵力,而是率全军首先猛攻凤红城的驻军大营,在东荥军队猝不及防中,一举剿灭了那些老弱病残的留守驻军,随后将这个存留几百年的军营付之一炬,凤红城的大多数粮仓片刻间笼罩在一片肆虐的火光中,包括军械库等军事设施一并随风覆没,灰飞烟灭。

接下来,吏子哲没有片刻的耽误,迅速集中兵力杀向凤红公府。在凤红公府的偌大府邸外,早已经由一千西尔莱布铁甲骑兵组成团团围困之势,将一切想要突围的公府人员尽数射死在包围圈里。

吏子哲心里很清楚,在这个时候,这支西尔莱布突袭部队,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完成自己所有的战略目标,然后返回特尔斯城,因为他们随时都有可能被闻讯而来支援的东荥军队包围,陷入四面楚歌的绝境。

吏子哲将六千军队合兵一处,下令立即向凤红公府发起突击,六千精锐武士挥起刀枪,井然有序的杀向了公府大门。本来还企图冲出突围的凤红家族众人看到这番情形,立即紧闭大门,固守待援。

吏子哲很快便发现了一个令他哭笑不得的问题,这凤红家族的大门,居然比凤红城的城门难打的多,似乎这凤红家族的人,在重视全城的防御问题上,还不如对待家族热心。

六千黑甲铁骑像一头头狮虎般杀向凤红公府,巨大的喊杀声声震屋宇,将周围的所有东荥人吓得震骇非常,肝胆俱裂。

一队队精悍的小分队以钩索攀上公府高墙,避开坚固的大门,像攀壁飞猿一般轻盈越过高墙,跳进府院之中,与凤红公府的卫士展开了近身肉战,随着黑甲铁骑纷纷从高墙攀爬跃下,加入战端,凤红公府的卫士们人少力寡,终于经不住精锐敌兵的强攻,纷纷退缩进大大小小的院落屋室之内。

等到冲进公府的黑甲军士将大门打开,吏子哲带着大部队昂然走入。他环顾四周,这凤红家族的公府大院里楼宇高挺,错落有致,雕花纹树,颇有一番威势,乃是吏子哲进城后看到的第一处还算富丽堂皇的建筑,心中腾起一阵很不舒服的感觉。

“哼,这等家族完全是鱼肉百姓,窃国盗富的奸邪贵族,居然连城防都不建设,反而一门心思营造自己的老窝,真是可恨。”吏子哲对身边的一个亲卫队的千夫长说道

“东荥人狡诈多变,好勇悍战,死灰不灭。不用多久,等他们恢复过来,还会再去西尔莱布城找我们寻仇滋事。小城主,依我看,不如一把火把这里给烧了,省的这个家族动这种心思。不说我们抓到这些人没有什么大用,就是在路上也很不方便。”一个黑甲铁军的部将向吏子哲建议道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