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血天下

第六章  难看

以这种伤亡惨重的进攻方式,即使攻下特尔斯城,也会变的毫无意义。因为在西尔莱布城与彩云城,依然有二十万黑甲铁军,都是大陆上一等一的强大军队,他们会以最快的速度,利用特尔斯城民众那颗仇恨的心,里外夹击,将刚刚攻陷特尔斯城的东荥军队再赶出特尔斯城。所以,眼下绝不是进击西尔莱布城的最好时机。这个屹立于大陆几百年的西尔莱布家族,除非自己陷入到混乱中,才能为外人所乘,进而一举消灭掉他们。

结合到自己先前的计划,凤红.西西决定按兵不动,等到明天夜里,向西尔莱布城以及千月各国散播关于垌蓖猝死的消息,让这些势力进行火拼,才能坐山观虎斗,趁机入侵千月联盟,实现东荥人几百年的梦想。

在南门的中军大营中,凤红.西西看到帐中诸将脸上阴郁的神情,不禁苦笑连连。此时,这数十个高级将领都陷入到一种压抑而静默的气氛中,对于主帅的尊敬与畏惧,使得他们都不敢率先发难质疑大将军的撤退命令。在他们的眼中,东荥大军极有可能在下一次冲击中攻下特尔斯城,而这个时候,凤红.西西的一道军令毁掉了这种希望,使得整个上午与大半个正午的努力化成了流水,让那将近十万兵将的鲜血因此白流,要不是凤红.西西的巨大地功勋与威势,换成任何一个主将,怕是以东荥人的性子,早就乱开了。

这些将领的心思,凤红.西西早就猜测到了,沉默了一小会,他忽的大声询问道:“我想问问,你们有谁能认定,下一次的进攻,就能一举打下特尔斯城?也许你们还不知道,特尔斯城里面,在昨夜守城的两万城卫军根本就没有出动,还有预备队和垌蓖带去的三千卫队呢。你们想过没有,以西尔莱布城的民众对我们的仇恨,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特尔斯城被我们攻陷而遭受奴役的痛苦呢?特尔斯城如果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好打,我们东荥帝国会把它们留到现在?”

看到那些将军们纷纷低下了刚才还满是怒怨的头颅,凤红.西西接着说道:“今天你们也看到了,特尔斯城是多么的易守难攻。我们要付出比敌人多上一倍的损失,才能将他们斩杀干净,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特尔斯城有十万多的守军,还有数十万的居民,我们得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彻底征服这座城池。还有一件事情,是你们这些身为高级将领所不应该忘记的,西尔莱布城离这里不足三百里,就是那彩云城,离着这特尔斯城的南门,也就是八百里的路程,如果特尔斯城受到威胁,他们怎么可能会袖手旁观呢?这是因为什么,这是他们的城主――垌蓖,压根儿就不相信我们能够攻下特尔斯城,他已经为我们这几十万的大好东荥男儿设下了死亡的陷阱,就等着你们不顾一切的冲进去。”

在凤红.西西说完这一番透彻而极有道理的分析之后,军帐里的那些高级统领纷纷小声的议论了起来,不时有赞许的眼光瞥向他们的大将军,一声声的顿悟声音也接连响起,陆陆续续有人开始奉承起来,到最后变成了一句句激动地呼喊:

“大将军英明,一句话点播了卑下,小将惭愧死了。”

“能够这么有先见之明,分析的这么准确,的确只有大将军一个人。”

“幸亏有大将军,否则我们必会陷入垌蓖那厮的圈套。等我捉到他,一定将他乱刀分尸,替死去的弟兄们报仇。”

“是呀,是呀。大将军高见,我们实在是自作聪明,妄自揣测,罪该万死。”

“”

一句句自行认错并且称颂凤红.西西的话,听到了他的耳中,感觉十分的受用,心中的那股洋洋自得,凌驾于众人的感觉油然而起,使得凤红.西西兴奋难当,连连摆手,喊道:“你们知道自己错了就好,西尔莱布人这等小小伎俩,岂能瞒得过我,等我军休息两天,自有援军来相助,到时候,这西尔莱布三城以及整个千月,都会在我们东荥骑兵的铁蹄下痛苦呻吟,哈哈哈哈”

顿时在东荥军队靠近特尔斯城的南门的大营中,响起了一阵阵不可一世,骄横狂妄的笑声。此时此刻,这些人对凤红.西西再没有任何的怀疑,跟着他自信满满,仿佛这整个的天下,依然掌控在他们的手中。

在西尔莱布城与东荥帝国南部的边境上,特尔斯城内外的军营里,陷入了难得的静谧之中。从那些脚步匆匆,满脸忧虑神色的士兵身上可以看得出,无论是两国的任何一方,都能够感觉得到,这是暴风雨即将来临之前的平静,激烈的厮杀随时都可能重新上演,而且会比以往都要惨烈的多。

经过一番休整与调动,两军之间又恢复了以往的对峙局面,守城一方得到了补充,城守的防御能力得到了足够的加强。而在东荥帝国的军阵中,却是一番歇兵罢战的情形,炊烟四起,不久前冲锋陷阵的将士们,如今轮番赶去大营中享用午餐。

在几处偌大的军餐大帐门口,排成几支长队的士兵喧闹着,拥挤着,笑骂着,等待自己挨上去领取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自己的食物。

出于对垌蓖必定会猝死的考虑,凤红.西西应经将对于军粮的担忧卸下心头,他早已经向军粮官吩咐下去,要拿出足够的军粮供应,犒劳在今天舍生忘死,劳累不堪的勇士们。

远远地闻到弥漫在四周的肉菜的浓香,激起了这些经历了大半天激烈战斗的战士们的食欲,后面的人不断催促着去前面的同伴加快速度,在人群中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咕噜咕噜’的肚响声。

此时的东荥大营才显得有些生气,由于先前的连番恶战,这只几十万人的大军已经是伤兵满营,痛苦哀号的声音到处都是,负伤在身或者缺胳膊少腿的将士也不在少数。越是如此,那些底层士兵对于即将攻下特尔斯城而被迫撤退的军令感到痛心于愤怒,他们一边将自己的那份还算不错的午餐菜肉狼吞虎咽的吞进肚腹之中,一边继续抱怨着之前的将令。

这种在军中蔓延开来的不满情绪,在各层将令不停地解释与劝导下也没有得到彻底的缓解,让凤红.西西很是头痛,他在中军大帐中来回的踱着步子,始终想不到如何平息这股军心的骚动。

探报一份份交到他的手中,全部都如他意料当中的那样,特尔斯城的守卫军忙着加固城墙,医治伤员,调动频繁,但都是那种寻常将领的应对方法。

“想必这垌蓖,也对我突然叫停全军的大举进攻而感到无法理解吧。”凤红.西西禁不住内心中的憋屈,苦笑着自言自语的说

“将军大人,这垌蓖城主知道自己必会死于明天夜里,应该会把城主之位传给他的弟弟――吏子哲,到时候,我们会不会是白白的做了一场好梦呢?”营帐中的那位军师,捋着花白的胡子,满是担忧神色。

一边的那个亲卫队的队长却截口道:“依我看,那个吏子哲只不过十四五岁,想要掌控住西尔莱布城的那些家族旁支势力尚且艰难,哪还有心思应付将军大人的妙计。”

凤红.西西瞪了他一眼,似是对他不断地插话表示不满,紧接着便恢复平静,淡淡的说:“就算是号称‘小氓兽’,又能怎样?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只要我们策划得当,抓住最好的时机,利用好西尔莱布城内部的矛盾以及千月对他们的野心,这三座我们梦寐以求的坚城,还会从我们的手上跑了不成?哈哈哈”

“可是,之前那个‘草人借箭’的奇计,会不会就是‘小氓兽’想出来的?我得到消息说,这个未来的小城主可是聪明的紧呢。”那个显得有些苍老的军师,慢腾腾的继续发出疑问,生怕凤红.西西的计划会有哪些纰漏似的。

“这个无妨。就算是这个小娃娃想到的,又能怎么样。奇巧的计谋固然有诸多妙用,却解决不了最关键的生死力战,所能对我军造成的威胁也没有多少。一直以来,我只忌惮与垌蓖的战法。如果按照垌蓖的战法,在我有生之年,也是断断拿不下这西尔莱布城的。坚守高城所说太过单调平朴,却始终是西尔莱布城黑甲铁军对付我们势不可挡的东荥大军的最有效的办法。如果他们永远都不肯出城与我们野战,单单缩在城墙上,我们最后只能是退回东荥了。”凤红.西西想起他在不久前从手下情报人员得到的那些报告,前些日子里,他对垌蓖的性格以及军事思想进行了充分地研究,完全找不到他的弱点。

“哎,这次乃是天意。没了垌蓖这般谨慎小心,还有他在军中的崇高威望,西尔莱布城就少了一道最有效的屏障。我们想要攻下西尔莱布城的最大的一枚钉子就要自行掉落,实在是一件令人倍感鼓舞的事情。”凤红.西西脸上渐渐隆起一阵兴奋地表情,显然他对着垌蓖的死时很期待的。

“你们传我军令,通知各军指挥使,让所有将士好好休养整顿,一旦得到我的行动指令,要以最充沛的战力,最激昂的士气,一举打下特尔斯城,创立不世的功业,打破那这个‘不落坚城’的神话。”凤红.西西下达了这个指令后,斜躺在身后的帅椅上,招手让两个最得力的部下退出大帐,结束了这次商讨。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