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血天下

第五章  不亢不卑

“这件事情姑且不提,只是他这一回来,将我们的计划搅得更加的混乱。想必垌蓖没有别的选择,他就这么一个至亲,只能将城主之位交到这个小屁孩的手上。如此一来,想要就此将西尔莱布城搞成一片混乱,就有些棘手了。”凤红.西西愁容满面,恨恨的道

“大将军不必太过担心,量他一个毛头小孩,掀不起什么风浪来。垌蓖入主王城的这半年多的时间里,不是也焦头烂额,不知所措吗?依我看,若不是垌蓖在军中拥有的巨大威望,那些贵族老爷们早就一拥而上,将这家伙从王座上踢下来了。等到垌蓖死后,这十五岁的少年郎,绝难在短时间里控制朝堂与军队。那时候,我军依然能够有很多的希望将这特尔斯城攻下来。如果再不行,我们就反间千月各国与西尔莱布城的关系,使这些狼子野心,居心叵测的国家相应我们这边,一起动作,将这西尔莱布城两面夹击,也由不得这些可怜的黑甲铁军再横行无忌。”军师越说越高兴,将他所能想到的将来,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凤红.西西的情绪似乎好了很多,在这一文一武左右劝慰的言语中,凤红.西西很快打消了内心中的疑虑,决定摆出佯攻的姿态,等待着垌蓖死后,西尔莱布城内部发生的变化。

整个下午,在东荥帝国的军队鸣金收兵,排列在弓箭射程外虎视眈眈的望着特尔斯城城墙的时候,特尔斯城的城卫军纷纷从城墙上探出头来,很是不解的看着远处的东荥兵将,在片刻的思索之后,便陷入到了一种空前兴奋的欢呼雀跃中。很多人摸着彼此的脑袋,述说着自己在守城时的经历,庆幸彼此的幸运,哀悼身边的那些不幸死去的同伴。

一些普通民众被允许上城寻找自己的亲人,医疗队忙着将那些伤者抬到城下的医帐中进行救治,那些经历过什么战斗的预备队的人,则开始搬运城墙上那些来不及被搬走的尸体。他们将身穿蓝色衣甲的东荥军士从高高的城墙上随意的丢下去,把己方的同伴抬到城下,集中起来,等待专门人员来处理,这些尸体都是要经过一些认领与记录的。

在片刻对胜利的欢呼之后,很快这座边城便陷入了一股悲愤之中。这一场仗打得太过激烈,足足付出了四万人左右的伤亡代价。那一具具僵冷的尸体被白布覆盖,抬到了火葬场。其中有很多的残肢断臂,只能通过身上的衣甲服饰来判断他们的阵营。至于那些城下的黑甲铁军的士兵的尸体,只能继续混杂在东荥兵将的尸堆中,就那样保持着他们死时的姿态。

仇恨的火焰燃烧在两国士兵的心中,永远都难以消弭,这几天来那些刻骨铭心的记忆,将铭记在他们的心中,伴随着他们一生的贫贱荣辱,成为他们一生中最深刻的记忆。

底层的军官与士兵在不断忙碌着,中高级别的将领则忙着召开军事会议。谁都知道,这场战争远远没有结束,东荥军队这次莫名其妙的撤退,给了特尔斯城城卫军以喘息的机会,同时更加深了特尔斯城高级将领内心中的疑虑。

垌蓖在中军大帐中来回的踱步,思索着东荥军队这次不同寻常的举动,在吏子哲匆匆赶来的时候,整个中军大帐的座位上已经坐满了人。杰西格看到吏子哲进来后,赶紧起身,将自己的座位让给了他。

“这可是未来的城主,板上钉钉的事实,像这般比当今城主更优秀的少年,前途无可限量,加上这最纯正的西尔莱布家族的血统,必然是一颗耀眼的明星。”杰西格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让出座位,不顾吏子哲的推辞,客气的将吏子哲拉到了座位上。

等到吏子哲坐下来,垌蓖停止了脚下的来回走动,郑重的说道:“眼下这东荥贼兵,不知道搞得哪一出戏,在这攻守最激烈的时候,鸣金退兵,实在令人费解。但不管如何,我们都不能掉以轻心,提防他们利用我们的麻痹大意,趁机而入。总之一句话,小心点总是没有错的。等会议一结束,你们要在小城主吏子哲的全权调度下,乱流休息与守备,时刻做好继续战斗的准备。”

在这里我还要补充一句话:“这些天我太过疲乏劳累,决定将西尔莱布城的大小事务全权交给我弟弟吏子哲去安排,你们要遵从他的指令,见他如同见我。好了,我这就回统制使府邸就寝,这里的事情就交给小城主来处理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哦。”

吏子哲听到垌蓖的这些话,知道他是为了自己顺利接管军政大权做准备,边肃然答道:“是。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

等到鸠离开了营帐,在众将纷纷议论中,吏子哲起身,对着营帐中的众将边挥手边喊到:“从即日起,我将全权指挥特尔斯城的一切攻守事宜。将令如山,一切以大局为重。我将带领你们将东荥这几十万蛮兵击败在特尔斯城城下。”

吏子哲看了看大帐中的那些部将与谋士,他们在在听到吏子哲的话都沉默不语。在很多人的眼中,吏子哲还是一个半大的孩子,垌蓖把这等十万火急的军国大事交给还不到十五岁的弟弟手中,让大家都感到十分的诧异。这般令人捉莫不定的命令,很少会在这个生性严禁而谨慎的城主身上发生。

特文尔没有跟随垌蓖,他留在军帐中看到这太过尴尬的情况,立即起身,向吏子哲一一介绍在座将领的名字与职务,吏子哲微笑着与他们握手,有一些人都是吏子哲以前认识的,很快吏子哲就跟他们打成了一片。在这融洽的气氛中,他们开始了对眼前战局的各种讨论。除了关于如何守城的一些建议,其余大多是要求从西尔莱布城寻求救援的说法。吏子哲只好将这件事情推到垌蓖身上,说是他不赞成在此时发动西尔莱布城的驻军,只需要特尔斯城的力量,就足以抵御东荥人所有的进攻。

在众人错愕不已的相互争辩中,吏子哲很快就发布了守城的计划:以那些府衙差役与公府力士混入机动部队中,临时接管城防。预备队在三个城门区域随时准备接应他们,值夜的那几万军士继续休息,养足体力与精神,随时听候命令,出击战斗。

信兵不断骑马穿梭于城门与统制使府邸之间,汇报战况。这段时间里,吏子哲所得到的战报都是一样,东荥大军在这一个上午的猛烈攻城之后,居然停了下来,再也没有发起大规模的攻势。在这惊天动地的连番恶战之后,他们突然十分诡异的停了下来。就如狂风骤雨之后,雨过天晴之时,难得的静谧更让人感觉到一种光怪陆离的不真实感。每个人都认为东荥人又在耍什么阴谋诡计。

吏子哲对此也迷惑不解,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所以然来。只不过这东荥大军的莫名其妙的做法,却是大大的有利于守城一方的西尔莱布铁甲军。在极短的时间内,由杰西格请来的大匹力夫便投入到了修补城墙、搬运箭矢、石块、火油的守城准备中,这些人本来是杰西格为防城池陷落而临时招募的民兵。由于东荥军队在历史上无休无止的侵犯特尔斯城,使得这座坚城中的所有居民都对这些蛮兵非常痛恨,在特尔斯城面临危险的时候,为了保卫自己的家乡与亲人,每一个人都甘心不计报酬的支援城卫军。这次,杰西格在招募这些人协助守城的时候,一呼百应,民众的热情超出了杰西格的想象,很多人不论老幼男女纷纷请愿,乐意为城卫军尽一份力量。

特尔斯城在这一段时间里得到了喘息的机会,东荥军队想要攻占它就更加的难如登天。守城一方的战力恢复的很快,残破脏乱的城墙很快被收拾干净,就连那些血迹,也被那些成群结队的妇人小孩清理的很是干净。吏子哲看到这些情形,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直到现在,他终于确定,在他的计划实施以前,特尔斯城已经脱离了那种危险的境地。

但是他没有为此沾沾自喜,今天晚上的行动,意义重大,容不得有丝毫的差错。只要计划成功,东荥这剩下的几十万大军会受到更惨重的败绩,最后只能是仓皇退回凤红城,短时间内再没有实力与力量起大军这般猖狂的进攻。凤红西西的声望与权势也会从巅峰衰落下去,很可能会由此得来数十年的和平。

正如所有人料想的那样,东荥军队的士气与特尔斯城守军的士气大盛截然相反,一股子受到挫败的悲伤压抑着士兵们的受伤的心,他们对于激战正酣时的后撤十分不满,不甘心在那种大好形势下,因为己方将领们的愚蠢而落败。他们议论纷纷,纷纷指责将军们不力的指挥。

凤红西西早已经预料到会出现这种事情,对于这次后退,他其实是没有什么错的,即便继续增兵参加到进攻的军队中,也很难取得胜利。

其实,凤红.西西在筹划这一次看上去十分鲁莽的军事行动以前,早已经将西尔莱布城的兵力部署以及守卫各城的守将,都一一进行了十分详细的研究。从一开始,凤红.西西发起的这些攻城就是一次试探性的进攻,只不过在进行的过程中犹豫着是否投入所有的兵力,在短时间里一举拿下特尔斯城。

等到中午时,南门处的第三方阵功败垂成的时候,凤红.西西立刻就以他多年锻炼出来的战场经验以及直觉意识到,眼前的情势,绝不是东荥军队凭借武力能够解决一切的。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