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血天下

第四章  有你就好

“好吧,这件事以后再说。我们商量一下如何对付东荥军队的全面进攻吧。”垌蓖眼见如此,也就不再咄咄相逼,很快将心思转到了眼前紧急的形势上。

“殿下,以眼前东荥军队这般猛力的进攻,我军很难支撑,如果从王城调来哪怕一万人的黑甲铁军”杰西格向垌蓖建议道

还没等杰西格把话说完,就里就断然回绝道:“决计不行,如今我带来的三千卫队尚且没有动用,再从王城调来援军,岂不是让那凤红.西西更加忌惮我们的力量,从而加紧提防,那么我们全盘的计划就很可能会功亏一篑。如果不能重创敌军,那么他们就会像跗骨之锥般虎视眈眈的威胁我们,早晚还会挑起另一场战争。眼下有这么一次大好时机,我们怎么能够放过呢。”

“可是”杰西格还想辩解什么,再次被垌蓖一口打断,“你不用再说了,我知道你的想法。唉你这人做什么事情都是这般胆小怕事,畏手畏脚的,怎能做出什么大事来。用我父王的话说,就是守城尚可一用,对外作战不堪一击。”

“先王他老人家”

“你这就去阻止全城壮丁,在必要的时候参入到守卫城池的包围中。你就说,东荥蛮族暴虐无道,心怀怨恨,誓言破城之后,屠戮全城,血洗整个西尔莱布就行了。”垌蓖这般命令道

在杰西格得到指令,拔腿就要离开的时候,垌蓖又补充了一点,“记住,好好看住仓库,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发动这些普通老百姓。毕竟,打仗吗,还是我们军人之间的事情。”

其实在垌蓖与杰西格商议双方损失情况的时候,凤红.西西也在做着同样的举动。

“什么?十万人?你们这些饭桶,才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让我损失掉如此之多的部下士卒。按照这样的伤亡,就算我们拿下了特尔斯城,哪还有什么兵力继续围攻西尔莱布城呢?”从东荥前军部队的中军大帐中传出一道愤怒的惊呼

眼见帐中各将沉默不语,他便只好该换了口吻,叹了一口气,淡淡的道:“我军虽说损失不小,想必敌军也有不小的损失吧?”

先前那个被大将军呵斥的满面猪胆色的统计官听到这句话,似乎胆子微微壮了些许,赶紧上前答道:“大将军,敌军城卫军的损失在五万上下,详细的数目有待城中的消息。”

“哼要是把把希望都寄托在那些细作的身上,我养你们这些统计署的人有什么用?”大将军不满的抱怨道

那位肥胖的宽衣小官听到凤红.西西的不满声之后,全身上下的赘肉不住的抖动了起来,看在一些将官的眼中,忍不住的冷笑了起来。而他自己还在暗自庆幸,要不是他足够机灵,在刚那电光疾闪的一刹那,将‘四万到六万之间’临时改成‘五万上下’,说不定会受到更加厉害的痛骂。

“你把具体的损失情况说来我听听。”凤红.西西沉默了一小会,紧接着对那个半跪在帐中的统计官员喊道

“是,是。禀报大将军,在今天上午的一系列战斗中,隶属于东门大营的第一军团损失两万人,第二军团减员两万两千人,第三军团在刚才的战斗中已经损失八千人。隶属于南门的第四军团死伤九千人,第五军团的伤亡人数是一万二千人,第六军团”那个在这片刻的时间里已经累的气喘吁吁的统计官,胆战心惊的报告着各城门所有军团的伤亡数字,正当他用手擦着自己两颊的大汗的时候,只听见凤红.西西冷冷的丢下一句话:

“摘掉这个统计官的乌纱帽,去将统计署的最高级别的官员叫来,将这几天的伤亡情况以及对面特尔斯城的伤亡情况给我写一份报告。”

凤红.西西说完这句话之后,闭上眼睛,躺在帅椅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等到那个身形如同一堵墙般的肥大身影,被两个彪形大汉生生拖走之后,大帐中显得很是寂静与凄然。过了许久,凤红.西西似是从一场短暂的梦中醒过来一般,面色显得有些迷茫,他有些懵懂的看了看大帐中的这些部将与谋士,深呼了一口气,然后才强自振作道:“才三天的时间,就损失了十五万人的兵力,这样打下去,必然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听我的命令,让三座城门的人马放缓进攻的节奏,尽量减少伤亡,制造进攻的声势,但不需要再进行太过猛烈地进攻。尽量扰乱他们的思维,疲惫他们的心神体力,必要时可以进行试探性的进攻。让士兵们好生休息,没有我的命令不得妄动。”

“军事与鲍尔将军留下,其余人都退下去休息吧。”众人尽皆惊诧于凤红.西西的这种决定,一时不知所措,看见大将军再次躺倒在卧榻之上,在军师与鲍尔将军的劝慰下,议论纷纷的离开了中军大帐。他们是在不明白大将军此举,到底意欲何为,突然停止进攻,对于进攻一方,是一件非常不利的事情,而给了对面敌人以喘息的良机,后面的战斗就愈发的艰难,士气也会大受挫伤,实在是一件亲者痛敌者快的做法。

等到大帐中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的时候,凤红.西西突然睁开眼睛,向着军师与亲卫队长鲍尔道:“我刚刚得到消息,西尔莱布城城主垌蓖带着他的弟弟吏子哲王子在昨夜来到了特尔斯城,他们此行还带来了三千亲卫队。我思来想去,总归是不晓得他们到底来特尔斯城意欲何为。”

“此战我军出动五十万大军,足足是特尔斯城守军的五倍之多。垌蓖率军驰援,也算不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呀?”军师斯图里奇不禁疑惑的道

凤红.西西深深的凝视了两人一番,随即沉声道:“你们俩有所不知,这次我公然不顾很多人的劝阻,执意前来进攻西尔莱布城,并非是因为自己太过狂妄骄横,乃是得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垌蓖身染绝症,十月一日前往城外练兵时候猝然崩逝,却在那天夜间到十月二日清晨这段时间里,被人喂饮下了传说中的‘冻死泉泉水’,因而得以继续逆天再活一个月,在一个月之后将会出于必死的状态中,就是大罗金仙与地狱王一起出现,也没办法将他再次救活。也就是说,垌蓖最多也就只能够活到十一月二日早晨。到时候,西尔莱布城群雄无主,必然混乱四起,正是我攻入期间,创造历史的大好机会。”

“这是个很好的主意,利用他们城主死后的纷乱动荡,人心不稳的关键时候,趁机下手,必能成就千年未有的无双功勋。”亲卫队长鲍尔兴奋地道,“要是早知道是这样,我一定会第一个站出来支持大将军你的。”

“哼,这等最需要隐秘的惊天大事,我怎能随意泄露呢。一旦泄露出去,我们就会失去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这机会稍纵即逝,一旦出了什么意外,就永远不会再有第二次。那时候,无论再多的人反对我,我也会坚持这么做的。”凤红.西西淡淡的说

“大将军是不是为这垌蓖不在王城安排身后事宜而疑惑?按理说,在这必死的局面中,他应该留在王城中安排自己的接班人才是。”军事猜测着凤红.西西的心思说道

“不错,我也感到有些疑惑,这垌蓖此间的行动太过突然,透露着一股神秘的味道。难道说,他在我的这次大军压境中发觉了什么?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只要他甫一死掉,我就散步这一消息,到时候,这特尔斯城的守军的士气不瓦解才怪,只要我们以今天这般猛烈地攻城,他们必定不会这般顽抗。哈哈哈”凤红.西西想了许久,也想不到什么值得担忧的,然后便将心情放松了起来

他们很快将话题转到了几天以后对这座坚城的攻城战术中,这时候,由一封加急密信通过飞鸽传书的形势被一个亲卫队的小将递到了大帐中。

看到这封标有诸多奇异字符的密信,凤红.西西的面色变的凝重了起来,他迅速将这封密信接到手中,除去火漆,拆开信封,拿出信纸匆匆地看了起来。他那满脸担忧的神色,随着他阅看这封信开始,一直都没有丝毫的放松。帐中的另外两个人不知道心中的内容,跟着凤红.西西那一脸凝重的神色,而忐忑不安。

凤红.西西很快苦笑了一声,叹息道:“该来的总是要来的。真没想到,西尔莱布城的这个小王子,居然在千里荒野中活了下来,现在安然无恙,毫发无损的回来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从千里荒原中出去又回来,当真是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况且这世间,未免也太快了。至于这两个兄弟之间,到底因为什么而反目,现在又如何和好如初,当真是咄咄怪事,令人费解。”

“大将军,我曾经听一个老一辈的人提起过,西尔莱布城的千里荒野,不是一般人能够涉险渡过的。这几千年来,也只有二十年前的一个商队成功穿过去,据说五百人最后只剩下了区区四个,可见这片地域有多么的危险恐怖。这个什么小王子,能然能够在一个月时间里来回趟过这数千里的险地,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依我说,这根本就是一场闹剧,吏子哲为躲避追杀,藏匿在男儿谷不远处的‘血氓背’,呆了一个月,在垌蓖着人满大陆的寻找他的时候,他才装着胆子挺身而出的吧。”那个叫做鲍尔的亲卫队小将谈起这其中的猫腻,尽管疑点重重,却打动了其他两人的心,因为在他们看来,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怎么可能在短短的时间里穿梭来回几千里的荒野呢,况且这荒野号称是‘地狱世界’,里面险地重重,据说还有很多异兽,凶猛嗜杀,择人而噬,甚是恐怖。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