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血天下

第二章  宴会

东荥军士悍勇非常,展现出他们剽悍凶蛮的一面,虽然死伤惨重,依旧悍不畏死,前赴后继。

投石车与投石架的战斗很快结束,东荥军队方阵中的投石车全部被击成满地烂木,而特尔斯城城墙上的投石架居然还存留下来一具,在吏子哲的指令下,将操作投石架最娴熟的一个百夫长派了过去亲自操作,专门对付那些抛头露面的地方将领,或者在守城最危险的时候,打击那些最容易出事的区域。

两边的弓箭手不断施放手中的箭矢,甚至都不需要瞄准,估计好大略的位置,往往在这密密麻麻的人群中都能射死或射伤其中某些不受上帝护佑的人。

明枪暗箭穿梭来回,城下的尸体堆得越来越高,城墙上也是同样的惨烈,不断有或死或伤的黑甲铁军士兵被医疗队抬走。

吏子哲在远处的一个箭垛上凝视着城墙走道上的那一条条的血流汇集而成的小溪,沉默无语,心中心痛非常,却自始至终没有说什么。远远地看到城下的激战战场,更是尸横遍地,层层覆盖,在触目惊心的血色大地上,显示出人间地狱的真实面貌。

“这就是战争!”一道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吏子哲听到这句熟悉的口音,急急地转过头去,看到了垌蓖。此刻垌蓖两眼泛出锐利的逼人气息,凝重着表情,十分郑重的告诉吏子哲:“在昨天王宫门口的时候,我已经指令老丞相从西尔莱布城遣五万兵马赶来支援,而且让他带着文武百官来特尔斯城汇合。在今晚我军出发前,我就将城主的大位传给你”

“大哥,我”吏子哲刚要插嘴说着什么,却被垌蓖打断,“你要记住,学会保护自己,只有活着,我们西尔莱布家族才不至于会衰落到将权力下移到非正统血缘的家伙们的手中。他们这些年来,一直试图扳倒我们正统的王室位置。那是很可笑的,也是不可能的,只有最纯正的家族血统,才能够振兴我们西尔莱布城。”

“至高的权力一旦为非嫡系的血统掌控,西尔莱布城将毁于一旦!”吏子哲喃喃道,这是他们王室札记中最重要的一句话,被镌刻在表皮上,作为警示,告诫着所有的王室子弟。

听到吏子哲的这句话,垌蓖精神大振,大声对他喊道:“对,就是这句话,你要好好记住:无论如何,要给这个家族留下最纯正血统的后裔,即便我们失去一切,只要还有这一丝血脉存活,就还有中兴的希望。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在继任城主之后,尽快成婚,为我族繁衍子孙,延续香火。我已经向丞相发去密信,让他在我死后,按照我给出的那份名单中交给你,在你选择出自己希望的女子之后,尽快撮合成你的大婚。”

“哥,如果我不喜欢他们呢?难道我就必须从她们之中进行抉择吗?”吏子哲不以为然的反驳道

“当然,你必须这样去做,这些女子的家族都是王城中显赫的世家,等你得到了他们之中任何一个家族的支持,都能够大大稳固你的地位。再说了,我的好弟弟也不是我这样死板固执的人,你也不用跟我一样永远挤在一个女人的被窝里面。这是你的正妻,也就是西尔莱布城的王妃,至于你到底对女人有多少吸引力,能够娶到多少世间奇女子,那又是谁能管得到的呢?”垌蓖的神情由严肃转为怪异,露出一种很是羡慕的面色,对着吏子哲说道:“大哥的脾气你也知道,让我在这平生最激烈的战争中旁观,说什么坐镇后方,只会让我死不瞑目。所以我已经想好了,由你去偷袭凤红城,建立不世的功勋,而我要指挥大军尽情冲杀,最好能够将这东荥帝国的‘帝国双星’中的一个活捉在手,也不枉我这短暂的一生。哈哈哈”

“对了,我在特文尔身上放了一本名册,记录的是一些比较重要的事务,等你有时间,一定好好看看。至于哪些人可信,哪些人不可信但是现在还不能动,都有着专门的记录,你如今太过年轻,涉世未深,不懂得权力争斗的残酷,你那些龌龊的事情,并不是单单靠武力与谋略所能解决的。特文尔乃是父亲与我最信任的人,也是我们的义兄,你一定要多听他的劝诫,不要由着自己的性子乱来。”垌蓖说完这一些话,转头面向战场,眼中精光大盛,猛吸一口气,大声呼喊道:“就让我痛痛快快的打一场吧。”

吏子哲从他的话中,读懂了许多,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哥哥,思索着他的这一番言行举止的深意。

垌蓖一直以来,就是一个勤政爱军的城主,他从小在军营里磨练,与西尔莱布铁甲军朝夕相处,后来又从低级军官做起,一直到了如今最高的权力巅峰,一直也是特别重视与关心这将近三十万的黑甲铁军。垌蓖心思很重,在确定自己身患绝症的时候,就开始为死后的事情作打算,之前对弟弟的各种磨砺以及近来悄无声息的处理掉了一些隐藏的反对势力,都是出于对吏子哲的保护以及对西尔莱布城百年基业的担忧。

垌蓖之所有被称为‘军魂’,并不是因为他的军事才华有多么突出,而是他对全军士兵的优待与关怀,常常与这些普通兵士打成一片,为他们分忧解难,替他们处理那些很难解决的难题。由于他这般重视军队,以及他这十几年来与军队各营的亲密关系,使得他受到了西尔莱布铁甲军绝对的拥护,将士尽皆为他的真情所打动,无人不愿为他赴汤蹈火,上刀山下火海。

吏子哲被称为‘小氓兽’,其中的很大功劳也是由垌蓖所带起的。这一对兄弟亲密无间,形影不离,尽管被他们的父亲――西尔莱布.西西分别授意一人习武一人习文,却由于彼此的关系太过亲密,为垌蓖影响,经常出入到各城的驻军大营中。吏子哲跟随着哥哥垌蓖,出尽了风头,在这一过程中,吏子哲的军事才华征服了西尔莱布城的所有兵将,人人为他那天马行空的思考方式震惊,吏子哲给这些军人出的主意新颖不凡,令人醍醐灌顶,受益非常。渐渐地,他被称为‘小氓兽’,意思是像他父亲那样文才武略,气度不凡。

垌蓖在军事方面对弟弟的担忧很少,他对于吏子哲在军中的影响力毫不质疑,加上自己一贯在军中无人可比的威望,绝大多数的兵将,都会坚定不移的支持吏子哲。他最担忧的是朝堂之上的勾心斗角,自古以来,无数最优秀的将军,一旦入朝为官,往往会身败名裂,落得一个悲惨的结局。

“纯军人风范的人,很难在朝堂上有大的作为。”这句话在垌蓖的亲身经历中记忆犹新,他在无数的明争暗斗中耗尽了心里,依旧觉得如同活在一张张大大小小的网中,越陷越深,到最后竟然无法拔出脚来。像他这样太过军人化的城主,活在王城的疾风骤雨中,感到了说不出的烦闷与压抑。或许,这些事情,在文才武略的弟弟身上,能够得到轻松地解决吧。很多时候,垌蓖恨不得立即将权力交到吏子哲的手中,自己躲进军中,回到原来那快意恩仇的生活中,只不过吏子哲才刚刚十五岁,将这般沉重的担子交给一个少年去打理,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嘿嘿,这些年,那些朝堂上的文臣们可被我得罪了个遍。哈哈哈,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交给小弟去做吧,我终于还是回到了梦寐以求的战场上,在将死之时,还能够亲身经历这么一场惊天动地的战争,实在是一种好福气,总算没白活这一场。”垌蓖欣喜的笑道!

等到正午时分,太阳直射大地,将这些两军士兵的盔甲照的光芒闪闪,一种暖意洋溢在所有人的身上,却无法驱散他们内心中的冷意。在这般惊心动魄的剧烈战斗中,每分每秒都有无数的人倒下,却有更多的人前赴后继的赶了上来,对那些死去的同伴熟视无睹,麻木的表情,冷却的热血,渐渐将他们变成一具具没有灵魂的杀人的机器,陷入无边的嗜血的疯狂中。

在特尔斯城的三个城门口,堆陈着高高的尸墙,后面的士兵就这般踩着死去的人,拼了命的冲向那张地狱大门中。前一刻还是生龙活虎的死士,下一刻就如同刺猬般全身中箭,片刻后失去了所有的呼吸与心跳,永远的倒在死去的尸群中,成了那些野心家鼓动下的可怜的牺牲品;还有一些人为城头上浇下来的熊熊燃烧的高热度的火油生生烧死,死前发出那一声声惨绝人寰的悲惨呼号;有些人受伤倒地或者从城头被推拉下来,被后面汹涌而至的大军活活的踩死在脚下;有些人被坠下的石头砸成肉酱,红白血浆触目惊心,令人毛骨悚然。

这种情形被远处那些还没有加入战场的兵将看进眼中,不约而同的都汗毛竖立,胆战心惊。只不过在下一刻,这些人被推入战场之后,在这种身边人杀或被杀的惨烈情形的高压之下,没得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冲上去,与敌兵进行你死我活的殊死较量。

东荥军队的两个五个万人队所组成的进攻方阵经不起这种巨大地损伤与消耗,败退下来,换成第三个进攻队列。

旌旗猎猎,刀枪如林,伴随着一声声震天动地的杀生,这五万人马山呼海啸般冲杀了过来,如同一群疯狂的野兽,誓要将所有的猎物撕成无数的碎片。排山倒海的东荥军队一拥而上,甚至有很多的军士抛掉了手中的盾牌,愤怒的急速攀越上架好的长梯。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