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掌至尊

第一章 屈辱

西秦大陆,云州,聂平城。

街口处正围着一群人,对着一张告示指指点点,说的口沫横飞。

“呀,青麓山玄云宗又开始招徒了,不是说三年一招吗?怎么这回还不到两年,就又开山门了?”

“那谁知道,许是仙人们闲了呗,不过这可是好事,你家二狗子不是刚九岁吗,倒是可以碰碰运气,万一是个有灵根的,你家祖上可就烧高香了。”

“对对对,我这就赶快回去告诉孩儿他娘……”

议论的热火朝天的人群中,突然挤进一个瘦小的身影。

看起来不过七八岁的小孩子,身形单薄,怀中紧紧抱着牛皮纸包的一堆东西,一身粗布衣裳浆洗的发了白,手肘膝盖处露出不少补丁。

虽然穿着寒酸,但他一张小脸生的眉清目秀,极易惹人好感。

小孩儿一双乌黑的双目快速在告示上浏览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激动。

正准备挤出去,旁边伸过一只大掌,瞬时揉乱了他的头发,一个粗嘠的嗓音大笑道,“叶小子,你在这里做什么,抓了药不快点回家给你娘煎药,难不成也想报名做仙人的徒弟?”

话音刚落,旁边就有人嗤笑道,“就他?也不看看自个儿身份!一家子给人当奴才,下辈子也翻不了身……”

叶陵抱着药包的手紧了紧,抿了抿唇,一声不吭的从人群中挤出来,默默向聂府的方向走去。

之前说话的大汉看着他瘦小的背影,忍不住摇头叹息道,“叶小子倒是个好样的,从小就聪明,只是被那一家子给耽误了,好好的孩子卖进聂府为奴,还是死契,这辈子也别想有个出头之日……”

“可不是,叶牛自个没出息,上赶着给人当奴才,连儿子也要搭进去,啧啧,只怪阿陵命不好,没投个好胎……”

身后人议论纷纷,叶陵却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的心思全在刚才看到的告示上。

玄云宗,对普通的百姓来说绝对是一个传说中的存在,大楚国三大修仙门派之一,坐落于连绵不绝的青麓山脉内。

相传万年之前,玄云宗还不过是泯然于众的一个籍籍无名的修仙小派,后来本宗内出了一位惊才绝艳的弟子,仅仅三百余年便修成大乘之境,渡过九天雷劫白日飞升,成为几千年内唯一一位羽化成仙之人,玄云宗之名始震天下。

后来那位仙人被尊奉为霆均仙祖,他在门内留下了无数修练时的手札心得和大量的法器仙宝丹药,玄云宗凭借于此,门内优秀弟子频出,之后又连接出了几位化境期大能,江湖上人如潮水般慕名而来,拜在玄云宗门下。

玄云宗一跃成为了大楚境内可以与上古修真的林家,荷泽白家相比肩的三大修真世家之一。

而对于世间这些普通凡人来说,会御剑飞行,会种种法术的玄云宗弟子显然就成了那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仙人,而青麓山就是仙人的居处所在。

青麓山三年一次大开山门,招收大楚国内五到十岁的孩子,探查有无仙骨,将最优秀者收入门下。

而那些被选中的孩子,无疑一步登天,从此划开仙凡之隔,真正踏上修仙长生之途。

叶陵想到这里,心头有些火热,玄云宗收徒,并不看重身份,只要探查出有无仙根资质,便能拜入门下。

如果他要有仙根,是不是就可以修仙了?

想到这里,他抑制不住心情激动,连脚步都轻快了几分。

然而刚走到聂府后门,就见前面停了辆马车,一个瘦弱佝偻的汉子正从车上往下搬东西。

一整车的瓜果蔬菜,被码在木头箱子里,十分沉重,那汉子一趟又一趟,把箱子搬进侧门,累得连腰都直不起来。

叶陵目光一凝,正要跑过去,就见车上下来一个人,一条鞭子“刷”的一下就狠狠抽在了那汉子背后,厉声喝道,“没用的家伙,动作快一点,这慢吞吞的什么时候能搬完!”

那人身材肥胖,一张脸上满是凶恶横肉,手中乌黑的鞭子足有小孩儿手臂粗,一鞭子下去,那汉子后背的衣衫当场撕裂,他一个趔趄,身形不稳向前扑去。

他手中还抱着箱子,这往前一扑,沉重的箱子先砸了下来,里面的蔬菜瓜果滚落一地,汉子被绊了一下重重跌倒在地。

那人似乎也没想到他这么不经抽,眼见蔬果都落了一地,更是火冒三丈,扬手鞭子没头没脑就向着那个瘦弱的身躯狠狠抽去,边大声骂道,“没用的废物,这点事都做不好,我打死…”。

他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冷不妨就觉得大腿边一阵剧痛,低下头就见一个穿着青色粗布衣裳的瘦小孩子正抱着他的腿,狠命的咬着。

那人惊怒,骂了一声小兔崽子,掐住叶陵的脖子就狠狠抛了出去。

叶陵腾云驾雾一样,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重重砸在地上,头在石头上一磕,他眼前一黑,差点没痛得晕过去。

先前挨打的汉子看到这一幕,瞬间吓了个魂飞魄散,跑过来抱起他急道,“陵儿,陵儿,你怎么样?有没有摔坏?”

他一张脸吓得青白,手哆嗦着不敢碰他,叶陵痛得眼前发黑,却勉强挤出一丝笑道,“爹…我没事…”

这汉子是叶陵的父亲叶牛。

叶牛是聂家最低等的下人,平日里专管替府里倒夜香,因他性子懦弱,府里谁见了都想踩一下,而这个打人的是厨房的采购总管聂平贵,为人凶狠跋扈,只不过嫌叶牛手脚慢,便拿了鞭子打他。

聂平贵正打得顺手,冷不防被叶陵咬了一口,心头火起,也不管叶陵伤没伤到,劈手鞭子就抽了下来,一边骂骂咧咧道,“混账小王八旦,敢咬你大爷,看老子不抽死你!”

鞭子噼里啪啦如暴风雨般落下,叶牛吓得哆嗦,拼命磕头道,“二老爷,求您手下留情,他还是个孩子……”

他一边磕头,一边往下按叶陵,焦急的道,“陵儿,快,给二老爷磕头,说你不是故意的……”

叶陵咬了咬牙,满嘴都是血腥味,将头撇到一旁满脸都是怒意。

他知道聂平贵最是欺软怕硬,在府中专捡软柿子捏,就因为叶牛懦弱,所以聂平贵最常欺负的就是他,他才不要给这种小人磕头!

“哟嗬,小兔崽子还不服?”聂平贵眯了眯眼,拿鞭子正想继续教训这倔强的小鬼,旁边叶牛吓得面无人色,浑身哆嗦着不停磕头,“求求二老爷,饶了陵儿吧,这孩子不是故意的……”

看着这满脸懦弱只知道求饶的男人,聂平贵眼中闪过一丝轻蔑,突然翘起一只脚,戏谑的道,“让我饶了你们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大爷的鞋脏了,你要是能给大爷把鞋舔干净,大爷就饶了这小兔崽子一马……”

他话音还没落,叶牛就匍匐着爬向前,满脸谄媚的道,“大爷,我来舔,保准给您舔的干干净净……”

“爹!”叶陵满脸震惊,一张小脸涨的通红,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叶牛却看也不看儿子一眼,伸袖子先把聂平贵的鞋擦了擦,居然真的伏下身子要去舔。

叶陵再也无法忍耐了,冲上去就拽住了父亲胳膊,气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怒道,“爹,你这是做什么……”

叶牛却伸手将他一推,骂道,“这里没你小孩子什么事,还不快回去。”

说完,居然真的伏下头,一下一下在聂平贵的青布鞋上舔了起来。

聂平贵哈哈大笑,又得意又满脸的不屑,唾了他一口道,“真该让月娘来看看,她可真是瞎了眼,居然嫁给你这么个废物!”

“二老爷说的是……”叶牛居然毫不为忤,伸袖子在脸上擦了擦,就又低下头卖力的舔了起来。

看着爬在地上就像只狗一样的父亲,肆意大笑的聂平贵,叶陵只气得浑身颤抖,眼底都泛起了血丝。

他再也忍耐不住,转身就向府里跑了进去。

一口气直跑到了后院处,他握紧拳头就向一株树上奋力打了过去。

直打得两只拳头血肉模糊,他也没有停下,紧紧咬着牙,两行泪顺着脸庞流下。

他虽年幼,却感觉到了无比的耻辱。

他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如此懦弱,不能挺直腰板堂堂正正做人!

因为他,他和母亲受了多少白眼,可父亲却是毫不在意,对他来说,能活下去就行,他甚至教导叶陵,让他像他一样的忍耐。

可叶陵无法忍受,他想活的像个人,而不是像条狗!

心头如同有一团火在燃烧,叶陵双目灼灼,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决不要像父亲这样,他要变强,他要摆脱这个奴才的身份,要活的像个堂堂正正的人!

直到夕阳西下,他才回了自己住的院子。

下人居住的北院无比偏僻黑暗,叶陵深一脚浅一脚走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家窗口透出点点昏黄的光晕,一个女子瘦削的身影在窗纸上映出来,伴着一阵一阵剧烈的咳嗽。

他的心也随着这一阵紧似一阵的咳而抽紧,三步并作两步就冲了进去,一把推开门叫道,“娘?”

正坐在窗边缝补衣服的女人抬起头来,明明不过三十多岁,看起来却苍老得厉害,一张脸五官秀美,却消瘦的惊人,她看到叶陵脸上立刻露出一抹慈爱的笑意,“陵儿回来了?”

她放下衣服正要站起来,身体却一阵剧烈的颤动,捂着唇又咳了起来。

叶陵一阵风一样的冲了过去,一边帮母亲抚背一边焦急的道,“娘,你的咳嗽怎么又厉害了?”

“没…没关系,老毛病了…”月娘一边剧烈喘息,一边安抚自己的儿子,目光在触到叶陵拳头上的伤口时,脸色一变,“陵儿,这是怎么了?”

“没有,只是不小心磕破的。”叶陵不敢看母亲的眼睛,一边把手藏到背后。

月娘目光凝视了他半晌,眼圈慢慢红了,却强自笑道,“你饿了吧,娘去给你端饭。”

她站起来向隔壁厨房走去,身形瘦得厉害,看起来就像张纸片一样随时能被风吹走。

叶陵把怀里的药拿出来,看着母亲的身影,心头像坠了块铅一样沉重。

虽然一直在喝着药,可娘的身体却越来越差了,眼见着一天天的消瘦下去,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也是他想拜入玄云宗的原因,听说那些仙人有无数仙丹妙药,甚至可以让人起死回生,如果他成了仙人的徒弟,母亲的病是不是就有救了?

正想着,就见母亲端了饭进来,两个白馒头和一碗野菜粥。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