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神王

第一章 废物

大楚王朝,青云宗。

北风如刀,遍地冰雪。

砰砰砰!

刺骨寒风之中,一名衣着单薄的少年在雪地中不断挥拳捶桩,任凭拳头上鲜血弥漫。

此刻天刚蒙蒙亮,天寒地冻,大多数的宗门子弟都还在休息。

只有他在寒风中,独自修炼,半刻未曾停歇。

少年唤作林朗。

是他们镇上的天之骄子,三年前,凭借着自己的天赋,被举荐拜入了青云宗。

那时的林朗,不过十三岁便已经是锻体四重天的修者,早就超越了镇上的少年,被人称为天才。

林朗却知道天才之名的背后,他自己付出了什么。

从五岁开始,他便开始了修炼,没日没夜的锤炼身躯,这才让他坐拥天才之名。

他也知道,唯有这样自己才能够在武道上走的更远,重振家族的荣耀。

当初离开家族的林朗,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在青云宗闯出一番名头,让所有人知道他林朗的名字。

他要觉醒自身的异象,成为真正的天才!

只不过,当林朗真正进入了青云宗后,林朗才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在那个偏僻的小镇,他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成为了所谓的天才。

可是到了这里,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天才,顶多也就是个普通水平,这里的都是各个地方真正的天之骄子。

林朗和他们一比,就连,就连提鞋都不配!

不过林朗知道,没有觉醒自身异象,一切都无法定论。

只有觉醒了异象,那时候才能够看出未来的成就。

林朗相信,他肯定会震惊所有人!

在这个世界,强者宛若无上神灵,高不可攀,俯瞰众生,弱者受人欺凌,不敢怒不敢言。

在这里,不管是谁,到了十五岁之时,便可觉醒自身异象,通过诸般修行后,便可拥有无上神威。

有人觉醒异象时,有神剑出世,剑气冲霄,杀意纵横,宛若一尊剑身谪临人间。

也有人觉醒异象时,有大雪铺地,寒风凌冽,举手投足,修炼极致,冰封万里,寒彻天下。

更有人觉醒异象之时,有日月环饲,满天星辰拱卫,神威浩浩,压塌万古。

诸般种种,数不胜数。

风雨雷电,日月星辰,龙虎鹰豹,刀枪剑戟,花草树木都可为异象。展现种种不可思议之神通,不可思议之力量。

异象共分天地玄黄四个等级。

黄阶异象,祭出之时,霞光数尺,大多数修者,也就这般天赋。

玄阶异象,大放神威之时,则有霞光数丈。

这种人已经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一经发现,立刻会被重点培养。

至于地阶异象,那可是真正的天之骄子,祭出自身异象便有霞光数里,这样的人就是未来的一流强者,被人发现之后,必当委以重任,成为首席弟子。

这三个等级的异象又分为十个小等级。

譬如黄阶一品,霞光一尺,黄阶二品,霞光二尺,以此类推。

到了天阶异象,世间罕有,拥有者无不是万年无一的绝世天骄,只不过,大多数只存在传说中,因此也没有具体划分......

在这里,每个人到了十五岁之时,便可觉醒自身的异象。

林朗自然是信心满满的去了天象石碑前面。

然而,一盆冷水彻底的将林朗浇醒,让他不得不面对那残酷的现实。

他当初离开家族时候夸下海口,要让青云宗所有人知道他的名字。

现在,他实现了。

林朗觉醒异象的是一棵枯死的树,毫无生命力,没有丝毫霞光萦绕,恐怕就连黄阶一品异象都算不上。

那时,林朗成为了青云宗所有人的笑柄。

在那以后,原本他以为能够通过刻苦修炼,掩盖自己异象等级低劣的缺点。

不依靠异象,自己也能够成为一名凝脉境的强者。

修者境界由低到高则分为:锻体境,凝脉境,轮海境,元丹境,神通境,天象境,元神境,真灵境,至尊境。

传说有人没有觉醒自身异象,依然成为了元神境界的强者。

元神强者元神不灭,自身不死,一念千里,林朗觉得只要自己努力,就可以达到那个程度。

但是他发现,他又错了。

自打他觉醒了异象之后,自身的修为不进反退,这让他开始害怕了、

也正因为如此,他更加拼命的修炼。

然而境界还是那样,不进反退,彻底沦为笑柄。

让一些原本还对林朗抱着希望的人,彻底死心。

和他一同前来的的少女,叫做韩菲,和林朗是一个镇子的,打小便是出名的美人胚子,对林朗一直颇有好感。

只是当初的林朗,一心只顾修炼。

虽然知道少女心意,却没有精力,也没有心情去回复。

现如今,曾经对他爱慕有加的少女,觉醒了黄阶九品异象,与青云宗的一些天才打得火热,和林朗再无来往。

受了刺激的林朗仿佛发了疯一般,更加玩命的修炼。

每天天不亮就起来修炼,到了晚上夜深人静之时,方才停歇,回屋之后就是打坐修炼,没有丝毫松懈。

然而即便如此,他的境界修为依然没有任何进展。

一个时辰后,日头缓缓升起,天空的鱼肚白色也逐渐消散。

训练场上,大雪铺地,不时的走来几个零散的青云宗弟子。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青云宗的弟子们自然也就越来越多。

大家并肩而行,说说笑笑,交流着各自的修炼心得与体会。

只不过当他们的目光落在林朗的身上之时,瞬间变成了轻蔑和不屑。

说话的对象,也统统变成了林朗,只不过这声音都是调侃和嘲讽。

下一刻,异变突起。

一个小石子划破虚空,裹挟着凌厉的劲气,朝着林朗的后脑勺奔袭而去。

咻!

正在不断出拳的林朗,身形一闪,躲过对着他后脑勺飞来的石头。

“没想到你这个废物还能躲开,不错不错,看来以后老子得换个大枚的石头,让你怎么躲都躲不开。”

“孙浩,你什么意思?”

林朗面色冰冷,盯着不远处朝他走来的高大少年。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