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世灵师

第一章 是你?!

“这位姑娘,和我去生个孩子吧!”

接着,在一刻沉默之后。

“啪!”接着就是一剂响亮的耳光声!

“呀!!臭变态!”

一声娇嫩的惊叫随之响了起来!

只见一名青衣绫罗女孩小脸通红,一屁股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惊慌不已的跑出了这间破破烂烂的小酒馆,动人的背影很快消失在了酒馆外的黄土路上……

“哈哈哈哈!”

一阵爆发式的哄笑随之从在酒馆里迸发出来!

此起彼伏的嘲笑在酒馆内不断的发出,一名衣衫褴褛的十三四岁蓬头少年满脸不服气的站在店内中央的一张空桌前,一只手还搓揉着被打得火辣生疼的面颊,然后冲周围那些捂着肚子发笑的农夫们喝道:“笑!你们笑什么笑!想要被这么漂亮的美女打,你们几辈子都没这个福气呢!”

“这么的丢人‘福气’我们可不想要!”

“是呀是呀!你这小子就是脑子有问题!非要说自己是‘意灵师’!要是天下的‘意灵师’就你周浩这德性,我看世界的女人不在同一天怀孕才怪!哈哈哈!!”

看着众人对自己一脸鄙夷的样子,这名叫周浩的男孩赌气咬着嘴唇,抬起了他那干瘦的小手撸起袖子,指着手腕上那块黑乎乎的印记大声道:“你们懂什么!看到没有!黑色的灵痕!拥有黑色灵痕就一定会成为‘意灵师’!我看你们谁还敢笑!”

“哈哈哈!”

果然,每个人都还敢笑……

“小子!你那东西分明就是一块黑乎乎的胎记!”

“是呀!拥有黑色灵痕,灵师之中的‘意灵师’有着控制别人思想和行动的能力,可你非要说你手上那黑玩意儿是灵痕,居然还想着控制刚才那个小美人儿,现在果然失败了吧!真是活该被打!”

“死心吧!你根本不可能是灵师,无论实验几次都只有挨打的份儿!”

“你们!你们!”周浩这时候被众人说的更发憋气了,一边猛地放下了捂着脸的瘦手,一边发誓一般的大声道:“切!不信算了!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成为灵师总揽天下!让你们这些庶民心服口服!”周浩说完,一脚踢翻了身边的木头长凳,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酒馆!

随着身后酒馆内的笑声渐渐随着自己的离开而远去,周浩满脸狼狈的迈着沉重的步子,一歪一斜的走到了村口的一颗杨柳之下。

“小叫花,猪脑瓜,骗吃骗喝品德差,成天做着白日梦,想做凤凰却是鸭!”

这时候,一群调皮的孩子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站成了一排对着周浩一边拍着屁股一边笑嘻嘻的大喊道。

“小兔崽子们!看石头!”周浩刚才的气还没消呢,现在遇到这些平日嘲笑自己的村邻孩子更是怒气横生,弯腰从破鞋边捡起一块石头就朝这群孩子丢去。

“野鸭子发疯咯!快跑快跑!”看着咬牙的周浩开始攻击了,这群孩子霎那一哄而散,嘴里还继续喊着:“小叫花!没有妈!小叫花!猪脑瓜……”

“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们!”周浩二话不说,握起拳头便朝着这群四处散开的孩子追去!

可是这些娃娃就像小老鼠一般,脚底抹油似的一个个都蹿到了村落的小巷子里,瞬间跑得无影无踪。

郁闷至极的周浩看追不到这群小家伙,只得在巷子口停了下来朝着地上吐了口唾沫,于是想着到村外的原野上散散心……

漫步村外旷野的青草之上,仲夏那焦灼日光毫不留情的烘烤着大地的每一个角落,一阵热风扫过,被晒得大汗淋漓的小周浩身上那件破衣也为之抖擞,极目眺望苍茫草原,他刚才那焦躁的心终于稍稍平静了些。

突然,只见远方的地平线边灰烟四起!就像一团抖动棉花似得开始越变越大!杂乱的马蹄声随之传了过来!

看着远方腾起尘土越来越近,哒哒的马蹄声也越来越大,突然,一面硕大的旌旗映入了周浩的眼帘!

只见那黑乎乎的旌旗中央豁然画着一头跃起两只前蹄,兽口大张的霸气龙面马身灵兽!见到这一幕,周浩那方才静下的心又被猛地提了起来!

“帝国军!”周浩脑子里这时一个闪念,想到这里,他急忙迈起步子就往村里跑,一股浓烈的不详之意顷刻间便笼罩了全身!

“有军队!村子外边有帝国军队冲过来了!”刚进村,周浩就发了疯似的扯嗓大喊!

“哎哟喂!你这野娃娃见鬼啦!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听到周浩的喊声,一名四肢粗壮满面油光的农妇从家里探出了头,指着他便骂道。

“有帝国军!真的有帝国军!”周浩见无论自己怎么喊都没人理会自己,不由得叫的更紧张了!

“别嚷了别嚷了!烦死了!我家孩子正睡觉呢!”

“小王八蛋!吼什么吼!你就没有一天消停过!”

“等等!你们看!村外头好像真有动静!”这时候,一名正在屋前院里晒衣服的大妈忽然叫了起来!这一叫之下顿时引起了众人动静!大片的村民开始一个接一个朝村外看去!

“哎哟!妈呀!真有军队朝这边来了!大家快躲起来!”

“这阵子国内兵荒马乱的!怎么我们这边关的小村子也来兵了!完咯完咯!”

众村民时候方才开始乱了起来!急迫和惊恐的喊声接连四起,仿佛连环炮一般延续,刹那间整个村子已是一片哄乱!

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

一阵轰乱的蹄声如同连续响起的闷雷般哗然来到了村口!一队裹着黄土灰的帝国铁蹄随之冲了进来,带头铁蹄上的那名盔甲大兵刚一进村便扯起了如同雄狮的嗓门大喝道:“帝国要对抗叛乱军!现在全国征兵!无论男女!统统跟老子走!”

盔甲士兵话音刚落,他胯下那头裹着坚铠的龙面马身灵兽随之张开了布满密密麻麻锐牙的长嘴,发出一声动人心魄嘶鸣!

接着,更多的士兵如同潮水一般陆续涌入了村子!穿着黑乎乎精钢盔甲的兵士们和强盗一般,叫嚷着陆续踢开了村民们的房屋,不由分说,男的扯着衣服,女的直接拉着头发就往外拖!

大片的哭喊声、破骂声、惨叫声、东西落地的碰撞声、鸡鸣狗叫声;很快从村口传荡漾开来!

而周浩这时候只是闷着头朝前飞奔,根本顾不得身后那些叫喊,听着刚才嘲笑自己的那群孩子似乎也发出了惨烈的哭叫被兵士拉走,他的心中却不知为何闪过一丝快意,很快的,这家伙穿巷走街一口气冲到了村子后边的一间破木屋前。

“啪!”周浩气喘吁吁的一脚踹开了破败的屋门,对一名睡在屋内推满了稻草上,满脸胡渣,衣衫破烂的中年汉子嚷道:“爹爹!帝国兵来抓人了!”

“什,什么地瓜兵来猪人了……你小子喝醉了吧!”中年汉子闭着眼睛,百无聊赖的用他那浑浑噩噩的声线回了一声,一股浓烈的酒气随之从他的口里发了出来,只见他懒懒的翻了个身,一个兽皮酒壶在他的身下露出了一半。

“哎呀!你别睡了!再睡就要被抓了!”看中年男子迷糊的样子周浩不由得心头大急,慌忙冲上去用他那瘦小的身体想要把汉子驮起来。

“你怎么又喝酒!快走吧!不然被抓去打仗就真没命了!”周浩一边慌张的嚷着,一边用手急速拍打中年男子醉得鲜红的大脸想要叫醒他。

啪嗒!

突然,只听门前传来了一声巨响,被撞坏的木门碎屑如雨点般顷刻间溅进了屋内!周浩回头一看,只见五个高大如熊的兵士已经冲了进来!

“帝国征兵!快和我们走!”带头的那名大汉率先一步跨到周浩面前!伸出了那硕大的手掌就朝他和昏睡的中年男子抓去!

周浩心头一紧,慌乱之中抬起右手,露出那块黑乎乎的“胎记”,胡乱说道:“什么征兵!没看到老子是拥有灵痕的人吗?统统给我滚!否则别怪我动手了!”生死攸关之际,他的眼神竟充满了十足的威慑感!

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幕,那名带头的兵大汉被周浩瞪得微微一愣,那一张刀疤横亘的脸上瞬间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别被那小子骗了!他身上感觉不到一丝灵力!那分明是块普通的胎记!根本不是灵师独有的灵痕!”这时候,大汉身后的另一名兵士在惊慌之余突然喝道!

大汉被提醒了之后这才回过神来,一时满脸暴怒青筋凸起!大吼道:“你他娘的!敢骗老子!看不我宰了你!”说完,大汉拔出腰间的巨剑,带起一股风压便朝周浩砍来!

“别抓我儿子!”

霎那间,一声突如其来的惊吼之下,周浩猛觉眼前一黑!中年男子竟是突然醒了过来,刹那间挡在了自己前面!

兵大汉那斩落的钢剑随之砍到了男子身上!飙射的浓血如同绽开的鲜花一般从他的身上喷发而出!顺着袒露的胸蜿蜒而下,滴在了土黄色的地面上。

男子身后的小周浩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地面晕染开的斑斑血迹,他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想大叫,却叫不出声……

噌!

接着又是一声响,大汉狞笑着一剑破入了中年男子的胸膛,在男子身后的周浩看着一把血淋淋的剑身猛地从自己爹爹背后贯穿而出,顿时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泪,已经莫名其妙的涌了下来.....

“臭叫花子!”大汉骂了一声,用力拔出了插在男子身上的长剑,男子的身子随之一斜,带着满身酒气和血腥倒在了地上,周浩自知父亲在这瞬间为自己挡了两刀,可是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他竟一时无法适应,任凭冰凉的泪水慢慢划过脸际,可是却没有力气喊出声,也没有力气哭出来。

“爹爹,爹爹,爹爹……”这两个字不断的在他脑子里乱窜,接着,那名大汉拿过铁剑舔了舔上边还热乎乎的血迹,接着对一脸木讷的周浩骂道:“小野种!敢耍老子!剁了你!”

接着,大汉的巨剑霎那间凌空劈下!

“爹爹……”可是,周浩的身体这时已经不听使唤,呆呆坐在地上看着倒下的中年男人,他脑子里还不停的重复着这两个字……

轰隆!

在这生死之间,又是一声爆鸣传来!只见屋子内的一边墙壁上不知被什么打出了一个八尺长宽的大窟窿!兵大汉和他身后的几名兵士一下便被飞来的土砖砸得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在一片扬起的稻草和土灰之中,从墙外慢慢走进了一个翩翩婀娜的身姿。

“是你?”周浩一看那身影的主人愣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你!”那身影的主人一看少年也发出了同样的惊讶!

这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先前那名被他一句:“和我生个孩子吧!”吓跑的青衣女孩!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