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魁师

第8章 鉴定古剑(2)

值得庆幸的是,楼上很快传出了一个憨厚的声音,“人在呢!人在呢!”紧跟着楼梯上就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好像楼梯随时都有可能塌了。

很快的一抹肥硕的身影出现在我眼前,白色大体需上面印着切格瓦里的头像,下身是黑色大裤衩和拖鞋。当我看清这货的脸时,顿时愣住了。贝雷帽一头卷毛长发,络腮胡子,圆圆的大脸上,五官很是集中。看到他的这幅尊容,顿时让我感觉切格瓦里变胖了。

这胖子看着我,本来喜庆的脸上,顿时耷拉下来,满脸不屑的挪动着身子,来到茶海后面。倒了杯茶喝了一口,很不在意的嘀咕,“我当生意上门了,怎么是个学生!”然后才对我说道,“小子,我们这里暂时不需要人,你还是走吧!”

我愣住了心想这胖子狗眼看人低,学生怎么了?学生就不能来这里鉴定文物了?我没动地方,同时也可能因为他的那句话,激起了我的叛逆心里,于是我说到,“我是来鉴定古董的!”

刚端起茶杯的胖子闻言愣了一下,随后似笑非笑的说到,“刚在外面淘换的假货吧!告诉你不用鉴定,指定是假的。而且我们这里有我们这里的规矩,真货不收钱,假货鉴定费翻倍。我劝你还是别花那份冤枉钱了,看你穿着上也不是什么富家子弟,小兄弟您还是走吧!”

我看着他倔脾气上来了,说道,“我的东西是祖传的,是老辈人从墓里带出来的,不是假货,只是来鉴定年代的!”

胖子端着茶杯再次被我打断了,不敢相信的看着我,“真有好东西?先拿出来瞧瞧!”

我毫不犹豫的从怀中掏出那柄短剑,虽然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可我父亲视若珍宝。经年累月的对宝剑不停的擦拭,所以这把短剑的品相上非常好。

胖子一眼看到这柄短剑的时候,手里的茶杯掉在茶海上,茶水飞溅了他一身。可他依旧浑然不觉得,好长时间他才喊道,“骆瘸子来新人了!”

当时的我没有觉得他的话有古怪,因为按照常理说我是来鉴定古董的,他应该说来好东西了或者来鲜货了。可他却说的是来新人了,不过当时我涉世不深,并没有察觉什么不妥的地方。

楼梯上再次传来响动,这次的响声很轻且慢,同时还伴随着老人的咳嗽声。“葛胖子,来什么新人了。不是说暂时不招人了,咱们俩足够了!”

那胖子闻言脸上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说道,“斗鬼的!”

斗鬼的!这句话让我很疑惑,直到这时我才想起那胖子的话有问题,来新人了!斗鬼的!啥意思?难道是这里的行话,还是某种黑话。我心里有些忐忑,后悔不该我自己来的。毕竟如果他们要是抢我的宝剑,我可一点逃跑的胜算都没有。

正这样想着一名老者从二楼走了下来,他这一出现顿时让我瞪大了眼睛。瓜皮帽黑色金丝大褂,里面是灰布长衫,脚上是老北京布鞋。脸型消瘦,嘴上有两撇八字胡。不过这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脑袋后面,还有一条花白的大麻花辫子,就像是清朝的那种大辫子一样。我心里有些忐忑,心想这他娘的拍戏呢?

可四下看了看并没有摄像机什么的,再看胖子看我的眼神,那感觉就像是看到一只待宰的羔羊。

紧了紧手里的短剑,心想要是这两货敢对我图谋不轨,老子就用着短剑给他们来个透心凉。

那叫骆瘸子的老头走了下来,抬起他昏黄的眼睛看了我一眼,我也看了他一眼。直到现在我才发现,这老头不但留着清朝大辫子,居然还是个老外。那高高的眉骨,挺拔的鼻子,还有那白的发红的皮肤,无不告诉我这是个老外。可是这老外却能说一口地道的京片子,这不得不让我感到惊讶。

“你说他是斗鬼的?”骆瘸子走下来经过我身边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就死死的盯着我手里这把短剑,眼睛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这时候胖子从茶海后面走出来然后把门关上。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