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魁师

第6章 夜半鬼敲门(3)

我无法形容我看到的东西,不过我确定那不是人,或者说那就不是活物。

一张惨白的脸上带着狞笑,我的脚腕更是被一只冰凉的手抓着。那可不是一般的冰凉,这种凉似乎穿透的我的身体,直接冻住了我的心脏。这个趴在地上的东西更是恐怖,身体怪异的扭曲着,另一只手拿着听筒,还有一只手握着一个IC卡的电话主机。

这时我才发现这东西没有脚,却有着四条怪异的胳膊。那张犹如女人的脸上,双眼散发着赤红色的光,一张血红色的大嘴,几乎咧到了耳根。

而当时的我并没有准备,因为之前我已经确定这是恶作剧了。所以当我突然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我的心就像给什么东西攥住一样。我的手紧紧的抓着电话,感觉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可就是不能眨眼,眼泪止不住的顺着脸颊往下流。

我想大喊救命,可是连续喊了好几声,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就在这个时候,手里的话筒中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你给我过来吧!”紧跟着我就感觉脚腕上一股大力传来,差点让我摔倒。

如果不是我只有跟着太爷习武,这一下铁定让我摔倒。不过感觉那个东西想要拉的我时候,我使出了太爷教我的千斤坠。于是同时我手里的话筒也扔了,因为门口的另一边就是那种铁皮的衣柜,我的匕首就放在衣柜里。

在我伸手够衣柜的同时,我嘴里不断的大喊救命,大家帮我一下。可是我绝望的发现,我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于是我想用脚踹开那个东西,可是当我踹到那东西头上的时候,我的叫居然诡异的穿过去了。

就在我马上就要够到衣柜的时候,我突然响起姥爷交给我的一个关于撞邪后如何摆脱的小窍门。这个办法很简单,不管你遇到什么邪乎的事情,无乱是鬼压床,还是其他的什么。你只要在心里不听的默念两个字,“轟犇!”

老爷说,你只要能在心中喊出第一次就一直喊下去,直到你能从嘴里喊出声来为止。时间紧迫容不得我由于,于是我心中默念起这两字来。

“轟犇”

起初我不知道能不能有效果,所以默念的时候有些不是很确定。不过效果很明显,我感觉脚腕上轻松了不少。

“轟犇!”

这一次喊完之后我做了起来,身体居然也不那么冷了。而那个东西看我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畏惧,于是我继续在心里不断的喊着。终于那个东西松开了我脚,重拾信心的我豁然跳了起来。因为姥爷说过,任何邪物都怕人的正气,就算是人身上的三把真阳火灭了,只要一口正气还在,邪秽也是不敢近身的。

本来这东西都跟着我进了屋,可现在却慢慢的退了出去。我哪还敢跟着看,一下就把门关上了。

“轟犇!”

也就在我关门的一瞬间,我嘴里居然喊出了两个字,声音之大震得我自己都有些耳鸣。

“啊……”

而外面的走廊里却传来了一声女人的惨叫,声音很大撕心裂肺的很像是在哭嚎。不过喊出这一嗓子“轟犇”后,我居然一点也不害怕了。只是全身都疼的厉害,两条腿就像是灌了铅一样每走一步都在打颤。可我依旧坚持来到了衣柜边,从里面拿出了父亲给我的那柄短剑。姥爷说过,不管是什么剑都是代表正气的,所以剑常被用来辟邪。艰难的走回到床上,我就这么抱着这把短剑睡着了。

可是这一切还没结束,在接下来一周的时间里,我都能听到电话在响,不过我再也没去接。后来我也问过他们,听没听见电话响,可是他们却说没听到。我记得很清楚,在我问这件事情的时候,老黄看我的眼神很怪。

不过一周之后学校放假了,可是我也打定了注意,开学之后绝对不在宿舍里住了。太邪门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