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世帝尊

第1章 天道好轮回

“听说了吗,穆云被四大家族联手击杀了,光紫府高手就死了七个啊!”

“什么!穆云死了?大快人心啊!”

“当浮一大白,今天在座的所有开销我包了!”

剑林山围剿刚刚落幕,没等到太阳完全消失在地平线,这个消息便乘风传遍了整个修真界,比当初万仙之战的战火蔓延速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时间各大茶馆、酒楼、风月之地,人们谈论最多的就是这场围剿,众人甚至没有为四大家族死了七个紫府高手而感到震惊!

最让他们拍案叫好的,只因为一个人在这场围剿中陨落了。

云华真君穆云在修真界的传奇被拉下帷幕,是他唯一的亲传弟子大义灭亲,联合了丰州萧家、河州白家、离州方家以及青州李家,出动近百余避世高手才将其围杀。

“杀的好啊,四大家族总算为修真界做了点好事!”

“不错,他云华真君在修真界风骚了两百多年,是时候该死了!”

“听说可是他徒弟杜康事先给他下了药,四大家族的人才能得手的……”

修真界四大家族三大宗门之下,无数的豪门世家名门大宗都在讨论这件事,听到这个消息,仿佛比他们中有人突破桎梏了还来的爽快!

就在整个修真界都因一场围剿而沸腾时,一个令所有人噤声的猜想从一家窑子里传出。

“他要是真死绝了那才好,可你们别忘了,云华真君可是修真界号称紫府第一人的存在!修为突破紫府境者,肉身陨落英灵还可以夺舍,虽然成功的不多,但要是云华真君来做这事呢?”

不知是哪个嫖客趴在女人肚皮上,提出了这个要命猜想,很快就在附近引起了一阵恐慌。

直到某处茶馆里传出了一个笃定的声音,才渐渐平息了这阵恐慌。

“不用担心,穆云这次是真的死绝了,剑林山围剿之后,萧家可是请出了他们的一品灵器招魂幡,由三大长老亲自主持听查方圆千里,这样都没能找出他的残魂,可不是死透了么?”

这个消息传开后,修真界自然是皆大欢喜,人们总是会相信自己愿意接受的事情,这一点就连仙人也不能免俗。

云华真君的手段神通没人会质疑,能凭一己之力压着四大家族三大宗派,在修真界风骚了这么多年,说他没什么本事谁信?

但就是所有人都相信他的神通广大,有毁天灭地移山覆海只能,才会有少数智者担心,万一真的给穆云从绝不可能中夺舍成功了,他日但凡元神归位,那就是修真界的一场浩劫啊!

在整个修真界都弥漫着喜悦兴奋的情绪时,四大家族与三大宗门总算还有人保持着几分理智,即便请出了一品灵器招魂幡,他们的弟子族人仍在各地频繁摆下搜魂大阵,严查夺舍现象。

一年过去了,什么事也没发生。

两年过去了,什么事也没发生。

三年过去了,什么事也没发生……

那场围剿之后过了十八年,什么事也没发生,看来云华真君是真的死绝了,世人对这一点越发的深信不疑。

那个曾经将整个修真界踏在脚下的人,终有被人踏在脚下的一天,并且这一脚对他来说,就是万劫不复!

天下强人多比狗,各领风骚数百年,没有人可以永远站在修真界的制高点,凌驾于世人之上,传奇终将有一天会沦为传说。

————风雪交加的夜晚,简陋到可以称之为寒酸的茅庐,窗口悬挂的破旧白幡上,写这个歪歪扭扭的“奠”字,豆蔻年华的少女一身素缟,正跪在床边抽泣。

这,就是穆云醒来后看到的全部景象。

我在哪?她又是谁?穆云躺在一张仅够一个人勉强翻身的小床上,虚弱的身体僵硬又冰凉,又获新生的他脑子里一片空白。

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阵刺骨的阴风灌进茅庐里,桌上忽明忽暗的烛光在一阵摇曳后,终于还是灭了。

“谁?”

跪在床边的少女冷的浑身瑟瑟发抖,一脸惊慌的站起来,扭头看到一个身穿蓝底绣青竹锦衣的中年男子走进来,那男子穆云依稀有些印象。

看到中年男子后,少女显得更加拘束,“二……二长老。”

中年男子眼睛眯成一条缝,毫不避讳的打量着少女玲珑的身段,嘴角泛起一抹邪祟的笑意,“葬礼也办了,我明早回落阳镇,穆云这小子又欠了一屁股赌债,雅儿你有什么想法?”

名叫雅儿的少女避开中年男子的目光,低垂着脑袋怯生生回道:“我,我想耕种夫人留下的三亩灵田,帮少爷还清赌债。”

“哼,穆家可是落阳镇首屈一指的望族,让一个丫鬟留在这小破村子里,为一个死了的废物吃苦还债,这不是丢家族的脸吗?”

那衣着华丽的中年男子冷哼一声,旋即又一脸狞笑,“不瞒你说雅儿,我已经替家族收回了灵田,这间破房子就卖掉帮这废物还债,你有什么意见吗?”

少女倔强的紧咬着红唇,她自然看出了这个二长老的目的,表面上是代表家族出面来吊唁,实际上摆明了是来抢房抢地的!

“当然,雅儿你不用担心自己没地方住。”二长老灼热的目光落在少女的酥胸上,舔舐着干燥的嘴唇,“念在你为穆家兢兢业业了这么多年,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你以后就在我身边,继续做个丫鬟吧。”

雅儿强忍着心中的悲愤,嘴唇都被自己咬的渗出了血迹,“当年要不是夫人在冰天雪地里收留了我,雅儿早就饿死冻死了,虽然雅儿没读过书,却也知道有恩必报。”

“如今少爷不幸辞世了,雅儿不会再跟其他人,我能自己养活自己!”

“哼,简直胡闹!穆家什么时候落魄到要把一个丫鬟留在这破地方,为一个废物还债的地步了!”

二长老一脸恚怒,表情狰狞可怖的一步步逼近少女,“你一个丫鬟连住处都没着落,凭什么养活自己,还不跟我走!”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