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儒尊

第1章 诸子百家

“我不是在吃鸡吗,这是怎么回事?”

他深深地喘了一口气,又开始怀疑,发生了什么。

突然,一个金属的滴滴声响起。

“检测宿主精神状态稳定,适合绑定,系统正在绑定,绑定结束,等待激活。”

陈光伟赶忙看了看四周,四周根本没人,反而是这一座座坟头矗立在那里,那么刚刚的一阵金属音怎么解释?

“激活完毕,正在检测宿主当前状况……”

什么鬼?!

“宿主,我不是鬼。诸子百家系统正在为您服务。”

“不是鬼就好,那你这系统叫诸子百家系统,究竟有何妙用啊?”陈光伟疑惑问道。

“本系统乃是记载上古传承修炼秘法的系统,可以助你习得诸子百家几乎所有的神通秘术,什么唇枪舌剑,落棋成军都是小儿科,便是儒家浩然真气,道家降妖除魔,兵家神兵战阵,墨家机关秘术,医家悬壶济世也都是应有尽有。”

“更重要的是诸子百家系统记载的修炼体系超出如今修炼体系上万年!”

陈光伟用力地摇晃自己的头脑,确认自己并不是鬼上身了,只是内心依旧波涛汹涌。

“太不科学了,居然不是幻觉!难道是传说的中的金手指,自己即将如网络小说的主角般逆天崛起?”

好好整理了一下思绪,陈光伟终于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自己确确实实穿越了,而且是穿越到了一个以实力为尊的的世界!

自己原先的这具身躯乃是一个小宗门清水宗的弟子,出生于青宵郡的凡人家庭,名字也叫陈光伟。

但是悲催的是被内门天才吕不群给陷害了,听闻得到了一本黄级高阶的功法,想要邀请自己一起去探讨功法,互相学习。陈光伟遇上了这种好事,自然是很高兴,感慨吕不群竟然如此大度,要知道一门黄级高阶功法那可是在清水宗都是难得一见的,只有宗门的内门弟子才有资格修炼。

原本陈光伟兴致冲冲得去了,却没有想到是要了自己的命,可怜的陈光伟父母还不曾知晓!

不过万幸的是这个叫陈光伟的人虽然死了,却并不像是别的小说之中的是个废物,相反乃是清水宗外门排第三的天才,不出意外的话再有个两个月,便可以修炼出真气,晋升成为一个内门弟子。

此事令陈光伟无比愤懑,要知道记忆中陈光伟和吕不群并没有什么过节,却不曾想这个吕不群竟然要如此加害自己:“兄弟,既然我继承了你的身体,那么这个仇我一定要替你报!”

话音未落,陈光伟脑海之中再次响起了金属音:“宿主,恭喜您获得一份新手大礼包,是否立即开启?”

陈光伟眼前一亮,系统诚不欺我也,万分肯定得说道:“立即开启!”

“叮,开启成功。恭喜宿主获得《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三本初始书籍!”

“叮,宿主触发隐藏任务,两个月内将三本书籍背得滚瓜烂熟,要求做到每一个字都要知晓在哪一页、哪一行、哪一列、左起第几个、右起第几个。任务奖励:宿主获得过目不忘的能力,获得《青莲剑法》残章。任务失败惩罚:直接抹杀!”

卧槽!什么鬼系统啊,哥本来就是一个逃学打游戏的网瘾少年,为的就是打游戏获得杀人的快感,尼玛你个鬼系统让我背书!

再说了我这具身体就是一个习武天才,两个月都能修炼出来真气成为一个真正的武徒了,竟然暴遣天物般得让我背两个月的书!

算了,我要这鬼系统有何用,还不如老老实实得修炼呢,这样子才能提升实力,不辜负‘外门小天才’之名啊!打定主意,陈光伟准备回到宗门内。

“叮,检测到宿主消极放弃本系统,去除宿主身体一部分!”

行走间,脑海中跳出来了系统的金属音,陈光伟内心还是起了一些波澜,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毕竟穿越这种事情都是发生了。

迅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四肢,头发,皮肤,发现并没有什么状况啊,难不成是系统故意吓唬我的?

不对啊,陈光伟还是发现了自己和先前确实确实有点不一样了,那就是感觉下面怎么比之前轻了不少。

想到这里,陈光伟猛地一惊,背后冷汗直冒,不会是!!!!

急忙褪下来裤子,事实果真如同他所想的那样。

原本足足有25厘米的小弟弟,现在...现在只有..只有..18厘米了啊!

陈光伟欲哭无泪,他已经失去了一个作为男人最基本的尊严啊!系统你不是吧,竟然玩真的啊!我再也不敢装逼了,万一真的如同系统而言直接抹杀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他可是不想要再死一次了。

算了,不就是背书嘛,这有什么难得!

玄机王朝,青宵郡清水宗演武场上。

“曦儿,你这一剑比之先前厉害不少了!”

“不错,曦儿这两个月的修炼真是超乎常人,如此迅速地就修炼出来了真气,此刻已然是武者二重天了真是后生可畏啊!”

看台上几个老者纷纷点头示意,微笑着抚摸光滑的白须,对着台上的弟子赞善有加,眼神之中尽是溺爱。

几名老者便是清水宗的长老们,而他们赞赏有加的自然也是现在清水宗外门最炙手可热的天才少女杨曦,如同彗星降临般,短短时间内凭借傲人的天赋迅速超过了原本外门所有的天才!

再加上她那迷人的脸庞,曼妙的身材,也同时成为了不少宗门男性弟子的梦中情人。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能够两个月便从武徒中期成功得修炼出来真气,成功晋升到一元境武者的,整个清水宗历史上也只有这一个人了,而她现在的年龄也不过才十五岁罢了,若是给她时间,成为宗主的亲传弟子也未可知!

除了台上的少女杨曦之外,台下要说最高兴地便是陈光伟了,轻声喃道:“曦儿妹妹,你真的没让我失望啊!”

话音未落,陈光伟的身旁的一个弟子便是嗤笑起来:“陈师兄,曦儿小师妹都已经成为了一名武者,而你呢,两个月却还是停步不前,依旧是一个可怜的武徒啊!”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