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圣途

第1章 苏寻

天武大陆,东神州。

一座巍峨直插云霄的巨峰,名为九宝山,整座山峰都笼罩在一层雾气之中,山脚下,有着一个村落依山而建,名为九宝村。

村中一破楼屋舍内,苏寻平躺在地,直愣愣地望着屋顶发呆。感受着体内流淌而过的清凉之感,心神扫过体内丹田处的一朵豪光流转的青莲,此时散发着一缕缕翠绿能量掠过身体肌肤每一处,周身传来的清凉之感正是源自于此。

哪怕来到天武大陆已经有段时间,但细细想来,苏寻仍旧感叹命运神奇。

自己居然穿越了!

苏寻本是地球一名普通的大学生,与父亲相依为命,毕业之际,他被戴了一顶绿帽子,而她女友的现任,则是当地有名的富二代,权势滔天。

在苏寻意识到自己女友出轨的当晚,他疯了一般冲向了富二代所在地,不出意外地,他被一群身材壮硕的小弟一顿爆揍,最终眼前一黑,便是来到了这天武大陆。

刚开始,苏寻以为自己在做梦,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眼前真实的景象与这具身体生前所有的清晰记忆,一切都在告诉苏寻,这不是梦!

通过对这具躯体记忆的搜索,苏寻了解了这具身体的过往。

少年同样是名为苏寻,记事起就与父亲相依为命,他父亲酗酒终日,在他十岁那年,将一枚玉符交到他的手中,交代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这是你娘用命换来的,你爹我此生怕是达不到那样的高度,我此去定然凶多吉少,若是你有朝一日出人头地,定要去那南部洲青玉宫,替我二人讨个公道。”

说完,苏天成便是悄然离去。

在脑海中看到少年的生父苏天成后,苏寻的眼睛湿润了,这苏天成的神貌语气,与自己前世地球的父亲如出一辙,顿时让得苏寻百感交集。

“前世我对不住你,那么这一世,我必不辜负你!”苏寻自语。

想到垂垂老矣的父亲在地球孤身一人,而自己却因为一时冲动,让得父亲白发人送黑发人,苏寻情绪激涌,一时之间难以平复。

待到情绪稳定,苏寻再次回忆。

那枚玉符,在某个机缘巧合之下,融入了少年身躯之内,化为了此刻他体内的神秘青莲,时刻改造着这具肉身,与此同时,还有一篇名为《太初归元诀》的修炼功法,被刻印在了少年身体的脑海中。

随着一天天长大,这少年却是迷恋上了一名村中的少女,名为杜雅旋。

为博美人一笑,少年不惜牺牲自己所有的修炼资源,将之全部交由少女杜雅旋之手,而少年自己,则是每日打坐吸纳天地元气修炼,这样的修炼速度,实在慢如龟爬。

而杜雅旋,始终对少年不冷不热,但少年给予的修炼资源,却是始终照单全收,甚至有时会上门索取。

少年因为感情受挫,更是荒废了修炼,始终不能踏入修行的第一个门槛,而杜雅旋却是因为少年赠与的修炼资源,顺利地突破了修炼的第一个境界,明悟境,踏入武者门槛。

万物有本心,引灵入己身。明悟境将天地元气牵引入自身,淬炼筋骨血脉,使得人体开始异于常人,能够容纳和利用元气,实力大增。

天武大陆以武为尊,即便如九宝村这样偏远的村落,同样可以得到掌权者给予的修炼资源,以期挑选出资质根骨上佳的人,从而培养壮大为自身实力。

是以每年都会有武者来九宝村对众人的修炼情况进行考核,资质达标者,便是能够进入学院修行,日后的修行物资都有了着落,可谓前程一片坦途,对于这山野村民们来说,无异于鱼跃龙门。

而这少年却是将每月仅有的修炼资源都是给予了杜雅旋,如此之举,实在让得苏寻怒其不争。

“舍本逐末的蠢蛋!”苏寻骂道。

“啪。”

门被推开。

走入一名容貌娇俏的少女,身着淡黄衣裙,面容冷漠,正是杜雅旋。

“今后你的修炼资源,我不再需要了,听说你昨日被秋信然他们重伤至昏迷,我带了些药过来,今后我们也算两清了,你也别再来纠缠我。”

杜雅旋语气冷漠,将一食盒放在苏寻眼前,旋即也不顾苏寻反应,兀自转身离去。

“秋信然……”苏寻的眼神冷厉下来,也许是因为受这具身体的影响,对这秋信然颇为痛恨。何止是重伤昏迷,这少年是被活活打死了,却被传开说是昏迷,想来就算是死在了这屋中,也没人收尸吧。

这秋信然也是杜雅旋的追求者之一,在村中有权有势,从小衣食无忧,欺凌弱小,尤其喜欢欺负苏寻这种实力不济又后无背景的人,加上苏寻也是杜雅旋的追求者之一,各种因素,使得苏寻成为了这村中恶霸秋信然的首要欺凌对象。

昨日乃是一年一度的学院导师来村中检测村民资质的日子,少年念及父亲所言,即使知道自己希望不大,也是希望去试一试。

没想到被秋信然带着一帮人给半路截了下来。秋信然因为修炼资源充裕,是个明悟境初期的武者,加上已经达到了真武学院的入院标准,更是行事肆无忌惮起来,领着众人将少年羞辱了一番后,一顿狠揍。

让苏寻欣慰的是,少年没有退缩,只是被秋信然给活活打死的下场,有些凄惨。

“倒还是有些血性,只可惜技不如人……也罢,你生前未了的心愿,就让我替你完成吧。毕竟你的父亲,也是我的父亲。”苏寻内心喃喃道。

“只是这杜雅旋,不值得你这样。”苏寻的眼神掠过,看向刚一步踏出门外的少女。

杜雅旋也不知是否有所感应,停下脚步,又转身丢下几块莹润光泽的石头。

“我昨日已被导师准许进入真武学院修行,这几块元石,对我用处已不大,就留给你吧,即便你资质不佳不能明悟,也能强健体魄,好好做个平凡人吧。”

说完这些,少女再没停留,快速离去。

“这不就是从我这拿走的元石么?”苏寻冷哼一声,觉得好笑,却也没说什么,捡起地上几块元石放入怀中,倒是那被杜雅旋放在地上的食盒,他没有去碰。

“今天是测验最后一天,我再去试一试。我的体质应该可以达到入院的标准。”苏寻心想旋即起身离去。

按照记忆中的路线行去,一路还算顺利,想来是因为秋信然等人觉得今日的苏寻该躺在床上,并未阻挠。

来到村中一片空地一颗几人环抱的大树下,此刻已经围满了人,今日的资质检测仍旧在火热地进行着。

“王大胜,资质下品,不得入院。”

“许山,资质下品,不得入院。”

“车应玄,资质中下品,可入院后考核。”

大树下有着一块一人高的黑色石碑,其上布满玄奥的纹路,村中之人依次上前,将手放在石碑之上,而那石碑上的纹路则是散发出强度不一的光芒,想来就是根据石碑上纹路亮起的程度和亮度,来判断一个人的资质如何。

方才那车应玄只是小半个石碑的纹路被点亮,被判定为中下品资质。

石碑旁有着一名身材壮硕的中年汉子,正冷漠地公布各个成绩,正是真武学院被派来九宝村检测村民资质的导师,林宏。

苏寻的到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这也让的他暗暗感慨,这具身体前身的那个少年,混的实在是差了一点。

“不过,我可不是他……”苏寻内心道,正在此时,眼光瞥到了那导师林宏身后的二人,二人皆是十五六岁,其左侧一人,正是杜雅旋。

右侧一人,一身白衣,看起来风度翩翩,为人和善,但苏寻的眼神却是冷厉下来,因为他却是认得,这人正是将少年给活活打死的村中恶霸,笑里藏刀的秋信然!

似是感受到了苏寻投注而去的目光,二人连同那导师林宏,都是同时向着苏寻看过来。

杜雅旋只瞥了一眼,旋即面容淡漠地再次将目光投入石碑处。林宏与杜雅旋相仿,很快收回了目光,像是瞥了一眼微不足道的事物。

倒是秋信然,看到了生龙活虎的苏寻后,起初眼神中露出惊容,其后转向阴翳,露出一个在苏寻看来显得略微狠辣的笑容。

苏寻此时也不再是之前的少年,虽然容貌未变,但是气质脾性却是变化的明显,也丝毫没有在乎三人的反应,径直走去石碑前。苏寻这般无视的举动,更是让得那秋信然的目光愈发阴沉起来。

“苏寻昨日不是昏迷了吗,怎么这么快就痊愈了?”

“何止昏迷,我听人说,是被活活打死了,抬回去的时候都没了气儿呢!”

围观众人议论,苏寻并未在意,伸出一手放在石碑正中,闭目。

唰!

周围瞬间安静下来,围观众人皆是惊讶地见到,那漆黑石碑上的纹路在一瞬间竟然被全部点亮,且那光芒,亮得让众人有些难以直视!

“怎么可能!”秋信然惊讶中发出一声低喝,不敢相信。

林宏和杜雅旋也是因为这变故愣住了。

所有人都沉浸在震惊之中,直到光芒黯淡,苏寻收回手,众人才反应过来,皆是吸了一口凉气。

看刚才石碑的反应,苏寻的资质,定然是万中无一的!

那林宏此时望向苏寻的目光,却像是见到了稀释珍宝般,露出了罕见的笑容。

笑容洋溢的老脸上,布满了褶皱,让人难以适应。

深吸了一口气,林宏点头笑道:“这等资质……”

不过还未等那林宏把话说出口,其身后便是传来一声轻咳,将其之后要说的话给硬生生打断了去。

“咳……老师。”秋信然上前,在林宏身侧对其耳语了几句。

苏寻皱眉,看向林宏。他方才引起的石碑异动,众人都看在眼里,他倒是不相信这些人能如此明目张胆且为所欲为地做决定。

但同时苏寻也确实是有着一丝担心,这九宝村山遥路远,离八方城千里之遥,如今的决策权,倒是都落在了这林宏一人的身上,若是有人能收买了他,结果恐怕还真不好说。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