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之王

第27章 一定要救叶寒

许思听到这句话,心中是震撼而温暖的。她终于懂了弟弟为什么无论如何也要救这位叶寒大哥了。那样的环境下,那一句话是一种振聋发聩的品质与感动。

李元松却是脸色淡淡,他皱眉说道:“可他为什么要将江家少爷的腿打断?”顿了顿,又说道:“若不是江家少爷的腿被打断了,这件事情不会这么不好处理。”

许飞说道:“叶寒大哥之所以敲断江昇明的腿,是因为之前江昇明说要敲断我的腿。姐姐,李叔,你们是不在场,所以不知道那江昇明到底有多可恶嚣张。”

李元松淡淡说道:“小飞,我问你,叶寒事前知不知道你的身份?”

许飞不悦道:“什么意思?王峰他们不是同样知道我的身份?我也不觉得我有什么身份!”

李元松微微苦笑,随后说道:“如果你没有这一层身份,现在你怎么可能离开这派出所。以江家的势力,你这辈子都完蛋了。”他顿了顿,道:“好,我们不说这些,就说叶寒。我认为这个叶寒很不妥,王峰他们不知道老首长的影响力,这很正常。但叶寒肯定是知道宋老的影响力的。我看他之所以如此做,摆明了就是要故意巴结你。”

许飞闻言顿时大怒,道:“您是说叶寒大哥是别有用心,想要巴结我?我告诉您,叶寒大哥绝不是这样的人。”

李元松沉声说道:“小飞,你太单纯了。这个叶寒,平民出身,他与你萍水相逢,若不是有心计的接近你,何必要跟江昇明结下大仇?”

许飞愤怒不已,而许思也是心中一凛。许思也有些动摇了。

许飞却是坚定不移,他说道:“姐,李叔,我不管你们怎么认为。但今天,你们如果不救叶寒大哥,我绝不会走。”

李元松说道:“小飞,江家少爷现在腿骨碎裂,终生残废。江家能够不追究你和沈嫣,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如果他们连叶寒也放过,你让江家的脸面往哪里放?”

许飞咬牙,道:“一人做事一人当,祸是我闯的。江家要怎么样,就冲我来!”

少年是如此的坚决!

叶寒以赤诚之心待他,他自然要粉身碎骨相报!

眼见如此僵持,许思深吸一口气,说道:“李叔,我们还是先见见这个叶寒,然后再谈其他吧。”

李元松叹了口气,说道:“好吧!”

当下,许思三人在宋贤的带领下来到了拘留室前。

那门打开后。许思立刻就看见了叶寒。

叶寒一身黑色运动服,他淡淡冷冷的坐在床上。说不出的孤独和萧索!沈嫣并没有被关起来,而是被安排在休息室里。

且不说这些,许思在看见叶寒的这一刹立刻呆住了。

叶寒在她脑海里记忆深刻到了不可磨灭的地步。她永远记得,生死刹那,单薄的黑衣少年,从车轮,从死神手下,九死一生的将自己的宝贝女儿救了出来,那是一种永恒的感动。

“是你?”许思惊喜得热泪盈眶。

叶寒看见许思,也是微微一惊。他对于美丽的许思也很有印象。许思的那种温婉干练,精致优雅,叶寒看过一眼,便永难忘怀。

救弟弟的人竟然就是救女儿的人。许思忽然间相信了冥冥中的缘分。

随后,在宋贤的办公室里,许思郑重无比的对李元松说道:“李叔,叶寒无论如何也要救。哪怕是跟江家闹翻,那怕是倾尽所有,也要救!”

在知道叶寒就是救女儿的人后,许思绝对相信叶寒救弟弟并不是出于心计。而是基于一种侠义,基于他有着伟大的人格。

李元松不明白为什么许思态度转变如此巨大。他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我也没有办法,这件事,你只有去找老首长。”

许思毫不犹豫的道:“好,我亲自去跟外公说。”

许飞和沈嫣依然没有离开派出所,一定要守着叶寒。

许思回到乔家别墅时是凌晨两点,这个时候,她没有去打扰宋老。毕竟太晚了。

许思回到了卧室,床上,桐桐睡得很是香甜。许思在台灯下,凝视着桐桐娇嫩的脸蛋,她暗想,如果不是叶寒,桐桐就已经没了。

如果没有了桐桐,自己只怕是连活下去的勇气都缺乏吧!

在天热的时候,宋老每天五点就会起来晨练。现在天冷,则推迟到了七点。许思六点半起床,帮佣人准备早餐。

宋老想去晨练时,被许思拦着,美其名曰,道:“外公,我亲手给你煮的粥,您必须先尝了再去。”

宋老便也不再坚持,坐到餐桌前,笑呵呵道:“你这懒丫头,无事献殷勤,我看这其中有大阴谋。”

许思立刻娇嗔道:“外公,谁准你这样说人家了。”说着的时候,舀了一碗小米粥,搁到宋老面前。

宋老就着馒头,一碟酱菜,便吃了起来。他在国宴时对外宾,对贵宾都会以最好最精致的菜式款待。但私下里却最好这粗茶淡饭,偶尔的时候,宋老会吃着吃着流下泪来。这个时候,许思便知道外公是想起了那些没见到新华夏,却为了新华夏付出生命的老战友们了。或许宋老是想,他们要是能尝一尝这馒头,就好了……

宋老慢条斯理吃完早餐,他吃的很干净,不浪费一滴粮食。这是他的习惯,在家里,他没必要做戏给谁看。以他的地位,也无须做戏给任何人看。

“说吧,丫头,有什么事求外公?”宋老明察秋毫,笑眯眯的看向许思。

许思当下也就不再卖关子,她将许飞与江昇明昨晚的事情全部说了。

宋老听后,却也不生气,而是笑呵呵的说道:“又有叶寒这小子的事儿?”

许思不由一愣,说道:“您认识他?”

宋老笑呵呵说道:“我当然认知,这个臭小子刚刚在佛山将那什么第一高手给打败了。老楚气的不得了,还是我在老楚面前说好话保下他的。他这闯祸的能力还真强啊,这一转眼又犯事了。”他顿了一顿,说道:“不过啊,这小子很不错,还救过我一次。”

“外公,救桐桐的的也是他呢!”许思震撼住了。

这个叶寒,居然同时救过外公,弟弟,还有桐桐。这三个人都是她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人啊!

这真是天大的缘分和恩情。不知怎么的,一向讨厌男人的许思,忽然觉得叶寒很亲切,就像是前世就认识。

遇见叶寒,许思不知怎么的,有些相信宿命了。

“外公,那您非得救叶寒不可了,对不对?”许思马上说道。

宋老淡淡一笑,说道:“叶寒犯了错误,自然要由特卫局来处理。你把电话给我拿来,我跟老楚通个电话。”

高层博弈,向来不见硝烟!

宋老的一个电话之后。

当天上午九点,一辆军车轰然停在朝宁派出所门前。

接着,特卫局局长楚啸天来到派出所里,要求宋贤立刻放任。

“老子的兵犯了错误,也该老子来管!”

这是楚啸天的原话。

宋贤这种小虾米那里敢反抗楚啸天,当场就放了叶寒。

宋老这边的态度是强势的。丝毫没有顾忌到江家的脸面。

这件事,让江峰江主任颇为恼火,也惊动了江家老太爷。

老太爷在知道这件事后,非但没有帮助江峰,反而狠狠训斥了江峰。老太爷知道,宋老是真的发怒了。

他那里敢跟宋老叫板,马上让江峰抬江昇明去乔家道歉。也是在这个时候,江峰也才意识到了宋老的恐怖。

这个早晨,阳光明媚。外面的大雪已经融化,空气中有股清新的味道,但却格外的寒冷。

“啪!”一沓文件被楚啸天砸向叶寒的脸门。叶寒站的笔直,也不躲闪,任由文件丢来砸在脸上。

楚啸天此刻吹胡子瞪眼,怒道:“叶寒,你干的什么瞎名堂。私自比武,挂老子电话,殴打江家少爷,这是你应该干的事情么?国家培养你,是给你这样乱用武力的么?”

叶寒定定的看着楚啸天。

楚啸天一拍桌子,骂道:“你还敢瞪老子,反了你。”他就是这样的火爆脾气,但所有特卫局的人都很尊敬他。

叶寒低声道:“对不起了!”

“你说什么?没吃饭么,是爷们就大声一点。”

叶寒忽然窜上前,砰的一拳砸在楚啸天的鼻子上。楚啸天猝不及防,再则功夫本就不能跟叶寒比,立刻鲜血狂涌。叶寒大声道:“我说对不起了,这一拳,我早就想打你了。”

“你这个混账!”楚啸天怒不可遏。

叶寒再次被关进了小黑屋。三天后,白政委向他宣读处理结果。“叶寒,屡次违反纪律,更有殴打上司之恶劣行径。经上级研究决定,给予强退处理!”

强退,就是令其强行退役了。这个结果比叶寒想象中好多了,如果是被开除,就会什么都没有。但退役,还有退役金也可以拿到手。退役金可是一笔不菲的数目。

白政委拍了拍叶寒的肩膀,沉沉一叹,道:“叶寒,从此以后,你就不再是这里的人。你要好自为之!”在白政委看来,一切都是叶寒恃宠而骄,咎由自取。他只是有些可惜,毕竟叶寒是那样的优秀。

那句你不再是这里的人,如一把重锤锤在叶寒的心间。很强烈的失落空虚感冲上心头,等到真正离开的时候,叶寒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血肉都早已经融入到了这里。

难受一会,他转念想到,从此以后,便可以陪着妹妹。看着她高考,成长,那将会是一种另外的幸福。他的心情便又如那窗外的阳光明媚起来。

加入书架